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明末之范进种田:第三十二章 兵发下甑岛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明末之范进种田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是因为所有的零件统一好之后,便纷纷的开了模具,将基础材料反复锻打,随后稍作加工。不仅省工省料,还能充分的互换,最重要的是,这样做的效率呈现几何倍的增长,依靠了水力锻床和水力车床、镗床,很少的工匠就能干原来那么多能干的几倍的活。

    由于铳管的体积较大,原来最大的水力锻床也不足以完成冲压锻打,于是工匠们便在青岛做好了新一代全铁水车,用了钢铁,使机床产生了极高的强度,输出功率非常大,完全满足使用。但是青岛的水流落差小,水的流量不足,无法完成批次改造升级。

    为了加快装备上鲁密铳,范进便把眼光放到了长江。他命人多造水车,最起码要达到二十具,随后用四百料大船拉到常州府江阴,在君山和香山两地,建立了数十个大型水车,每月便可以压制上万件铳体,但仅仅是铳体。由于远离青岛,范进担心被有心人一锅端,那可就哭都来不及了。单捡到这铳体,屁用没有。

    他命人在长江流速最快的君山和香山的合适地方,架起了大型水利锻压,开始成批量的锻造鲁密铳的铳体。其余零件还在青岛锻打,在江阴打造还有个好处,铁料直接采用的是苏钢,就地买,就地锻打,就地使用,比范进原来的小高炉还要高效,唯一的问题就是,银子使得太快,不过现在对于急于扩张势力的范进而言,这都不是事儿。

    以上这些事,大部分都是在长乐军上下三天的丰收节狂欢做成的。可怜新婚燕尔的范进,不得不利用难得的和长乐各大要员在一起的机会,好好的布置下工作。幸亏冯姑娘通情达理,认为夫君所做的,必是军国大事,又岂能贪图一时的床笫之欢?

    当一切都安排妥当,把南下的最后一批水车装上船时,范进猛然发现,*不够用了!目前的*,还有含硫铁矿,基本都来自于倭国,范进加大了臼炮和鲁密铳的打制产量,自然而然的提升了预装铳弹的制造量。之前范进都是在倭国小打小闹,在萨摩藩那种地方偷偷的开矿,现在通过南下剿贼,充分验证了当前的武器非常高效后,又有了将近两万的长乐军部队,范进一时开始手痒起来。

    由于高丽和倭国的战略未定,范进并没有放走付坤宏和孙北斗。孙北斗经过一番收拾后,果然精神抖擞,从外表上来看,整个人气质上竟然不输付坤宏,让范进是不断点头称好。

    经过一番考较,此人颇有才干,尤其是对于大势的判断,以及对细微处的考虑,都让范进啧啧称奇。所以作为很少有大局观的长乐军,自然而然需要他的参谋。不过人要尽其用,这孙北斗就和付坤宏一样,被范进授予了倭国通赞这么个幕僚职位,就是说,倭国相关的攻略、经营、维护,都要靠此人了。与之相对的,是付坤宏的高丽通赞,显然把他俩放到了一块比较,有一种竞争的意味。

    最开始以为掉进贼窝子的孙北斗,和那宋应星差不多,天天想要逃离此处。而且对于范进所说的倭国通赞是嗤之以鼻。大明朝立国几百年,都没拿倭寇有啥办法,若不是几十年前的戚元帅,估计倭患还会延续至今,这年轻人大言不惭的攻略、经营,竟然丝毫没把倭国放在眼里,不是脑子生了疮,应该就是心没长对位置。

    结果在见到改进后的五艘四百料大舰渔船n号时,当时就被惊得合不拢嘴。而且只过了短短的十日,又是一艘大船驶出船厂,当着孙北斗的面进行涂装,让这位不语乱力怪神的孙先生当场失了态——

    这这这岂是人之力所能至?虽然还没有自动化生产线,但是按照分工,科学的分配每一个工序,又将所有的工序协调统一,形成流水线作业,这就是工业发展的神奇。孙北斗在参观了大舰流水化作业、炼钢流水化作业,以及复杂的鲁密铳流水化作业时,他对范进,对长乐军再也没有任何一丝怀疑。

    不管怎样,他是一个非常开明的明代人,从来不拘泥于传统。既然有如此犀利的火炮,如此通畅的海路运输,小小倭国倒显得不必放在眼里了。他待平静下来后,那种桀骜和骄狂之气再度闪耀,反而训起范进泥足不前,畏畏缩缩来,让范进哭笑不得。

    最后对他苦口婆心的解释了长乐军若要打仗,物资、金银、兵甲都需要齐备方可出征后,平倭通赞才微微点头离开。

    范进将这几个人集合在一起后,大家都认识到了此时攻打倭国抢占资源的重要性。不仅仅是当前的*消耗不足以为继,更有开了压铸钱币后,金银不大够流通的巨大隐患。当前长乐军发行的货币实在是好,由于成色足,分量够,一时间成了长乐军内部,甚至是周边郡县的硬通货,黑市里兑换都达到了大明官银三两兑换长乐银币一元的恐怖程度。一旦长乐军的钱币供应不上,莫说买卖物料无法进行,就算是长乐军内部的统治都会出现问题。

    所以这几个核心骨干都端正了态度,仔细的商讨起出兵倭国的事来。可喜的是,大家第一次讨论,意见基本一致——火速发兵下甑岛。http://www.kx405400.com

    难得的三天放假时间,再加上范大将军大喜,使得长乐五地除除张灯结彩,热闹非凡。百姓们自发的随着海船,给将军送来了祝福,还有各地的特产:胶州的百姓带来了白菜,寓意百财兴旺,莒州百姓带过来羊肉,意味着三阳开泰开创辉煌,光州和吉州的驻高丽百姓带回来了年糕和新出产的地瓜,寓意事业蓬勃发展,下甑岛的驻军带回来了试种的玉米,代表五谷丰登,年年顺遂。

    一些被打包带到这里的江南知识分子,一时间被高大的城墙,还有稠密的人口惊骇万分,京师还没有此等气象,小小的胶州县令,哪来的如许多的财富和百姓?

    这里也包括宋应星,本来他认为胶东乃苦寒之地,常年干旱,土地稀少,而且位于山东,人口却未见减少,一旦遇到饥荒、灾荒,这里将会是下一个陕西凤翔。

    但当他见到交通阡陌、物阜民丰的胶州时,已然忘记了身处何方。到了青岛时,被海岸堡垒那巍峨耸立的城墙惊得只喊逾越礼制,逾越礼制啊!!,这城墙比京师还高大,整座青岛仿佛都建在这沿海的大堡垒之内,堡垒上森森然的火炮齐齐向外,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进城后,发现这里和胶州一般的井然有序,虽然路上偶有戴着袖标的人检查盘问,但大多数的情况下,竟是百姓自发所为。宽达三十多丈的马路上,竟然有那种奇怪的马车川流不息,而且再往边上,就是行人走的路。

    大家都是靠着右边行走,而且每隔一段路,就有一个大箩筐,百姓们都将一些垃圾自觉的扔进去。整座城异乎寻常的干净整洁,仿佛刚刚被大雨冲刷过一般,根本没有其他地方那种熏天的恶臭。莫说自己待过的袁州远不及此,就是那京师,又怎能比得上?

    再比如卖早点的摊位,上至耋耄,下至顽童,没有一个人争前抢后,大家老老实实的排成了一列队伍,随即逐一的购买。再比如在别的地方难得一见的马车,在青岛仿佛是百姓出行最基本的配置,不说人手一架,也几乎差不多,他们哪来这么多马匹?

    宋应星随着深入到青岛当地的生活,就越发的感觉到震惊!他竟然发现,这里也有吉州商馆,而且此处的吉州商馆,可以买到一份叫做长乐日报的文刊,而且还是每日一更,天天都有新的看,上面介绍了各地的情况和针对一些时事的报道,一个长乐铜子儿一份,一份足有十多页。

    就在他看报时,赫然发现身边的买早点小贩也在津津有味的看着,什么时候读书人这么不值钱了?连买早点的都会看?结果仔细一看,那个买早点的小哥报纸拿倒了,只是在那里看一个插图,这才让他稍稍宽慰了些。

    不过,过不多时,早点摊上来了一个少年,也就十二三岁,自称姓范,所有人都对他客客气气,听说是范进的义子。

    随后英气逼人的小小少年就和大家客套了一番后,跳上了一个高台,拿起报纸给大家宣读今日各地的大事。

    说到陕西、湖广等地又出现了灾荒,没有粮食的百姓们各地逃荒时,围观群众们便唉声叹气心有戚戚然,而说到了长乐军又帮助朝廷大败匪军,光复了扬州时,一个个拍手叫好,兴高采烈。

    这一幕深深的印在了宋应星脑子里,这是什么,这不就是民智开化的体现吗?这青岛城虽然人数不多,但各个好武,而且知道家国大事,假以时日,此地定出不世出之人才,好一个范进,这一手的确厉害!不过,宋应星往深里一想,倒吸了口冷气,范进竟然让这么小的孩童都可以识得如此之多的字,那将来他意欲何为?

    宋应星有些不敢往下想,如果范进心生歹意,人在他手里,自己便一发不发就是。但是这青岛的风气不正是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吗?离开,或者留下,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正在宋应星愁肠满腹的时候,刚刚大婚第二日的范进便登门了。

    这人身材颇为高大,不过一脸的和气,和自己想象当中的喜淫好杀、阴婺粗鄙的蛮横莽汉形象出入太大。不过他这打包一事做的实在太不地道。

    宋先生,觉得这罐头,滋味可好啊?范进一来,就笑眯眯的攀谈,显得十分和气。

    好,好啊个屁!难得文质彬彬的宋先生大发雷霆,但是毕竟是文化人,有着极高的修养,宋应星骂完之后,觉得场合不对,看着周围怒目而视的近卫们,宋应星感觉到脖颈有些发凉。而且此刻认为刀俎我为鱼肉,罢了。脸色铁青,憋了半天,挤出来这么句话:——

    每月,月钱十五两一文不可少了,还有,我家小二中意那青果罐头,每月不得少于五罐,肥皂、蜡烛等物每月

    先生,您不说,这些也是有的,您可是高等人才,自然有特别的照顾

    《明末之范进种田》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96627.htm
上一章        明末之范进种田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