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国寒:第五十二章 边关(七)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国寒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苏枔皱着的眉头却更紧了,看得谢星以为易翎受伤颇重,却见苏枔猛一跺脚,恶狠狠道:你是谁哥哥?

    且不提这三人一旁打闹,那陆照然接过长剑后,整个人似乎变了一样,眼神锐利如剑。只见他拔出长剑,剑鞘放到一边。

    而对面的王泊秋体会最深,只觉得眼前这朴素男子全身气势仿佛攀升了很多,那一对眼睛紧紧盯着自己,竟有如被一柄剑指在额前一般。王泊秋被盯着短短数秒,当下已经忍不住先出手了。只见王泊秋微微压下身形,右手握剑,身子稍稍向前侧,登时便抢先出手。

    众人只见那王泊秋站立之处顿时无人,只有雨水沥沥,仿佛那儿从未有人。易翎看到这儿,啧了一声,心里想的却是:没想到这人修为比我高这么多,看来方才他还未出全力。

    在场众人眼前如同雨水滑落眼睛一般,只觉得一眨眼就看不见王泊秋了。但谢星不一样,他自小受良师教导,虽然浑身毫无修为,但是眼光是不错的。上次易翎和顾盛白对决,他一眼看出易翎招式的破解之法,便是源于他自小就受到他师父赵长歌日复一日的指导,以及无数功法典籍的熏陶。那时赵长歌便跟他说:星儿,虽然你气海已废,但这些还是要教你。这世道毕竟尚武,你先打好基础,于你将来总是有好处的。

    此时谢星便想起来了,王泊秋既然是风曳人,那这隐匿身形的法子想必就是黄陂道上马客秘术中的影步。此式乃是借用天时地利,收敛周身气机,融于周围环境,此时雨势不小,雨水作幕,多少会影响人的视线。而王泊秋并非真的消失了,只是正在快速移动,其步伐更是能够与雨势趋近,故而看不见身影。

    谢星忙凝神看去,只见得雨水依旧,滴滴答答落在陆照然衣服上,他周围哪见得到什么人影?但谢星吸了口气,灵台登时一点清明,双眼频频扫去,忽然看见陆照然左侧数丈处有些异样,循迹望去,只见陆照然周围约两丈外的圆圈处的雨水似乎有些不一样。来不及细想,那陆照然左侧路径处的雨水似乎缓了缓,仿佛被什么托住了一样,当下脱口道:左边!

    但此时开口其实为时已晚,不过众人没想到的是,那陆照然却仿佛早有预料,右手举剑,还有空看了谢星一眼,似乎在诧异他的感官如此灵敏。只见陆照然对着身子左边猛地挥剑,左手结印,那剑尖处的空气顿时颤抖起来,一点火光竟从剑尖处冒了出来。继而火光四散,腾地一声仿佛点燃了什么似的,无数火剑层层叠叠地出现,将陆照然身子左边的雨水都蒸发了!

    万千火剑跃然出现,登时便照出一个黑衣人影,赫然是那王泊秋。王泊秋见自己偷袭不成,倒也不慌,脚步在陆照然身前一步的地方停下,头一低,那头上的斗笠便落了下来。王泊秋左手一拍,斗笠翻转,旋转着向陆照然飞去。陆照然手中剑尖处那万千火剑好似被吸引了一般,刹那间又万千合一,陆照然右手随火剑去势而出剑,便看见一把火剑带着陆照然动了起来。

    斗笠飞去的瞬间,王泊秋也动了,右手翻腕,黑剑上浮雕闪动。他一剑刺向斗笠,仿佛要穿过斗笠刺穿陆照然。那火剑与斗笠刚一接触到,两人忽然同时变招。只见火剑再度幻化万千,如果一张大网般包住斗笠,短短一息间,那火焰便已将斗笠融化掉!接着去势不停,那万千火剑向着王泊秋攻去!

    而王泊秋在斗笠融化的一瞬间,刺剑的手回转,黑剑顿时调转而下,他便拿着剑举在了身前。但王泊秋岂是个只会防守之人?只见他喝道:啸!那黑剑上的浮雕游动,那黑狼再度出现,张开嘴一声咆哮:呜!

    声浪如雷,直接震碎万千火剑。陆照然左手快速变动,再度结印,右手将剑划了个圆弧,那圆弧却犹如有体物,在空中出现了一个白色圆圈。王泊秋知道,那是气海翻转,在一瞬间强行用气力凝聚雨水而成的。只见陆照然身前那圆圈渐白,黑狼一头撞了上去,却仿佛撞到了墙壁一般。

    这时在一边观望的易翎却叫了起来:这不是白郦军军技吗?没想到陆大哥竟然如此娴熟。

    而此时一旁那六个白郦军士兵已悠悠醒来,唐棠第一个叫道:正是!是焰剑诀和白郦盾!

    只有苏枔一脸理所当然,道:怎么样谢星星?白郦军军技是我们永汶书院的选修武技,军技只适合沙场厮杀,因此我们都简单学了几次便算了。但陆大哥只需一次,就能够练得炉火纯青了,我跟你说他当年是绝顶天才,没错吧?http://www.kx405400.com

    谢星正想应声,但此时场中又起变化。那王泊秋眼见一式不成,心念转动,那幻化的黑狼便收敛步伐,黑剑上的浮雕闪起黑光,那黑狼身形忽然变大,同时一对三角眼紧紧盯着陆照然。看起来竟然是刚才击败易翎的那一招,陆照然无意间看了黑狼一眼,一人一狼眼神对视。而此时陆照然有了方才易翎的感觉,只觉眼皮上一股重力传来,朦胧间身前雨水好像出现了一道人影,那是个身形佝偻的老人,一头白发,但一脸和蔼亲切地看着陆照然。

    不过陆照然毕竟不是易翎,他只望了那老人一眼,便哼道:旁门左道!接着众人便看见了此生都未必会忘记的一幕,那陆照然眼神凝聚,深深吸气,胸口猛然涨起,气海加速翻滚。便见到陆照然嘴唇猛然张开,一声响彻天地的喝声传出,那声音却好似千军万马。就如同一块大石头被抛入湖泊,震其无数涟漪。陆照然这声喝从口中传出,却荡漾出无数音波,音波流转间,身前那连绵不绝的雨水都被切断,接着那音波猛地收拢,直直向着王泊秋震去。

    首当其冲的是那黑狼,音波刚刚切断雨水,那黑狼便震碎,如点点萤火般消散在空中。王泊秋心脏停了一拍,来不及反应,那音波便已经荡到身前,他只来得及举剑挡住,那没想到陆照然一声喝竟如此势猛。他只觉得胸口被什么撞到了一样,黑剑狠狠地压在了自己的胸口,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般飞了出去。

    那被切断的雨水足足在空中停滞了一秒,才再度落下。但音波余势不减,竟将远处无数树木上的叶子都震了下来!陆照然微微平复呼吸,看向王泊秋。

    那王泊秋捂着胸口躺在地上,一身衣裳被泥土沾染,显得狼狈无比,喘息道:你到底是什么人?竟能将苍龙啸掌握得如此深厚!

    王泊秋看着走来的两人,惊疑不定,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两人尚未开口回答,谢星也看到了两人,惊喜道:苏枔,陆大哥,你们怎么在这?!

    由不得谢星不惊奇,他们这一路可是披星戴月赶路来的,这苏枔和陆照然又是怎么能同步一起来?苏枔那姑娘家的脾气,受得了苦?

    苏枔此时也已经看到了易翎和谢星,笑嘻嘻道:羽毛,谢星星,感动吗?本姑娘可是专门来帮你们的!

    此时王泊秋也看出这两人是跟谢星他们一伙的,哼道:再来两个也不过手下败将!

    话音刚落,王泊秋身形一动,整个人带着剑向陆照然两人而来。苏枔却不惊不怕,从陆照然手中接过雨伞,还冲着王泊秋做了个鬼脸。

    那王泊秋不由得觉得对方在藐视自己,顿时怒从心头来。气海涌动,手中黑剑上的浮雕再度变化,那诡谲的黑狼再度出现,张开血盆大口向陆照然二人扑面而去。

    陆照然神色如常,侧着头看了苏枔一眼,苏枔便直接向后撤退,还不忘对着那王泊秋吐了吐舌头。

    王泊秋冷哼一声,右手手腕一沉,那黑剑调转剑尖,笔直地对着陆照然心口刺去。黑剑上的黑狼幻象如云,幻象猛然扩大,一头两丈长的黑狼咆哮着冲了出来,对着那陆照然扑了过来。

    陆照然微微吸气,只见他衣襟舞动,右手猛然一挥,宽大的衣襟翻飞起来,顿时雨水纷纷落入他腕口下。陆照然身形一摆,右手划了个圆弧,笼罩住无数雨水,气海调动,全身经脉微微一颤,接着只见陆照然右手甩出,口中轻叱道:去!

    那雨水在他袖口里再度出来却有了大变化,只见那不多的雨水却沸腾起来,在他袖口里竟凝成了一把小小的长剑状。那水剑状如真剑,势如破竹,速度极快地刺向王泊秋身前的黑狼。王泊秋心神猛然一颤,仿佛那看起来没有杀伤力的水剑能够直接刺穿他胸口一般。王泊秋不敢大意,右手回转,长剑横在身前,但身前的黑狼却依旧向前扑去。只见水剑撞到黑狼上,那黑狼本是幻象,但此时却如同有了形体一般,竟被一击溃散!

    同时陆照然身形微撤,看了看倒了一地的易翎、王世逢、白郦军等人,对着谢星道:谢公子,麻烦你给我把剑。谢星等人出行前每人便配有长剑一把,此时听到陆照然的吩咐,急急忙忙从腰间解下长剑,向陆照然抛去。

    与此同时,苏枔也走到了谢星和易翎身边,皱眉道:羽毛怎么成这样子?

    易翎勉强一笑,道:哥哥没事。

    《国寒》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890615.htm
上一章        国寒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