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用户 ┊ 忘记密码?
用户名: 密码: 记住

诸武争锋:第二章 白衣出世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诸武争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神箭羽似乎和箫剑生熟络的已经不拘小节,轻轻的拍了拍自家妹妹,说道:给箫兄弟认识一下,自家舍妹神箭宁,自幼酷爱剑法,痴于剑道,以后箫兄弟直呼宁儿便可。

    箫剑生别别扭扭的喊了一声宁儿早,再没了下文。

    神箭宁清冷的声音回应道:听哥哥说,箫兄来自西荒无极宫?

    箫剑生点头称是,他本以为神箭宁会对无极宫夸赞一番,毕竟如神箭宁这个年龄的修行者应该仰慕无极宫这个庞然大物才对,不料,神箭宁撇了撇殷红的小嘴,笑道:世人都说无极宫千好万好,藏龙卧虎,但宁儿却觉得无极宫空有其名而已。

    神箭羽悄悄的瞪了妹妹一眼,用眼神示意她小心说话,但神箭宁却看着神箭羽说道:宁儿只是实话实说,去年家族不少族老建议宁儿去参加无极宫大考,宁儿觉得根本没有必要,宁儿的剑在心中,在眼中,而他们的剑只是在手中,两者无法相融,也便无法相近。

    箫剑生下意识的瞟了一眼神箭宁,虽然不是很认同对方的话,但第一次见面还没必要针锋相对,况且他也不认为自己是纯粹剑修,对剑道的理解不是很深刻,便准备没有插话。

    不料,神箭宁轻笑一声,看着箫剑生说道:箫兄以为宁儿说的如何?

    箫剑生皱了皱眉头,正色道:儿不嫌弃母丑,我自出身在无极宫,自然会念及无极宫的诸般好处,至于宁儿姑娘说的那些,不想做任何评论。

    似乎这一回答很符合神箭宁的胃口,少女盯着箫剑生看了片刻,认真道:至少武榜十人,没有无极宫一人,而且宁儿也不曾听过无极宫那个年轻辈敢在江湖上崭露头角,当然,除了箫兄你名声在外。

    箫剑生知道神箭宁话里有话,这让他觉得很是不爽,而且他也不喜欢神箭宁的说话语气,便主动退后几步,准备离开船头位置。

    就在他准备转身时,神箭宁冷笑道:听哥哥说箫兄也修剑。

    箫剑生平静道:是用剑,非修剑。

    神箭宁冷冷道:可否容宁儿见识一下箫兄的手中剑。

    神箭宁那双五彩的眸子说话的时候,一直都盯着箫剑生的脸,这让箫剑生别扭的同时,心底已经升腾起了戒备。

    神箭宁虽然说话时的神情带着对无极宫一丝轻蔑,但这还不足以让箫剑生产生戒备心理,无极宫如何,他仅仅入宫一年时间,自然不敢妄加评断,只是苏神箭宁提到武榜二字,箫剑生的脸色忽然冷了下来,他感觉神箭宁似乎已经知道了江湖令的内容。

    箫剑生神箭宁冷冷道:道不同可以不相为谋,剑不同也是一样的道理,告辞。

    箫剑生转身而去。

    但他刚走几步,就感觉束在黑袍内的虬龙长剑发出了阵阵剑鸣之声,箫剑生猛然转身,迎着神箭宁五彩的眸子看了过去,只见对方嘴角挂着一丝浓浓的冷笑。

    箫剑生对着神箭羽冷笑道:家妹好古怪的性子,如此剑痴便可以称作痴儿了。

    虽然这话充满了冷冷的嘲讽,但神箭羽面带微笑冲着箫剑生抱拳道:箫兄莫怪,家妹确实太痴迷剑道了,如果箫兄愿意卖神箭羽一个面子,还请出剑,让家妹开开眼。

    箫剑生果断摇头而去。

    只是在他快接近那处通往楼船内部的楼梯时,忽然大海之上起了一阵风,狂风怒吼,卷起千重浪,整首楼船猛然偏向了一边,此时海面之上靠近楼船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漆黑的漩涡,漩涡之大足以吞没几十首这样的楼船,船体倾斜着向那个恐怕的漩涡而去。

    箫剑生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在他的感知下那个漩涡之上正浮着一柄长剑,最初他以为这是神箭宁在用一些手段逼他出剑,但很快他便意识到了不是那么回事,这一剑至远方而来,沿路上还留着长剑的剑气。

    情况紧急,楼船离着漩涡越来越近,已经有不少人冲上了甲板,紧紧的靠在围栏处看着那个黑漆漆的漩涡,有的人脸上已经显出了惊恐之色,开始哭爹喊娘的惊叫起来,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快步冲到船头位置,看了眼那处漩涡和那柄长剑,忽然喊道:不知是那位贵客惊动了南国安公子的剑,务必速速下船,我等可不陪着葬身大海。

    看到这一幕,箫剑生毫无同情心的笑出了声。

    再看神箭羽,血涌头顶脸色涨红,束发挣断长发凌乱,他脚下的船板发出了像老鼠啃木板的刺耳动静,刚才的傲然已不再,显然身心正在经受着某种某大的压力。

    几息后,神箭羽一脸的不可思议,双目失神的望着箫剑生,嗓子里发出一连窜耐人寻味的声音。

    嗖的一声,一枚箭头擦着神箭羽的脸而过,在他还算俊俏的脸上划出一条血痕,箭头穿透了整首楼船激射入海,好在此时是晚上,船头之上没有其他人,这种动静也被大海的咆哮声遮掩的传不出去,不然这船主还不的心疼死。

    神箭羽终于缓过神来,擦了一下脸上的血迹,吃惊道:好强大,箫兄弟可知这是那位前辈的手段?将来从借兵山返回,神箭羽定当前往无极宫领罪。

    箫剑生抿嘴笑了笑,突然想起了瞎子黄放翁,至今那三招剑式已经滚瓜烂熟,但那本剑谱还未还,不知道黄老祖有没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骂过他不守信。

    箫剑生笑道:羽兄没必要知道,那位前辈本就无心要的命,不然刚才那枚箭头就穿过了你的头颅,如此只不过是给你一点小小的警告,羽兄有心便可,若真去领罪,说不定那位前辈一下子后悔了怎么办?

    神箭羽尴尬的笑了笑,冲着箫剑生抱拳道:箫兄弟说的在理,想必那位前辈也是位性情清淡的人物,应该不喜欢被人打扰。

    箫剑生点点头,说道:确实如此,那位前辈喜欢面对黑暗。

    楼船顶着清月乘风破浪而行,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

    夜风之中,箫剑生和神箭羽相谈甚欢,一直到那轮明月绕过中天,西沉而去,俩人经过小半夜的接触似乎挺投缘,慢慢的谈吐越来越自然,颇有些相见恨晚。

    《诸武争锋》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867641.htm
上一章        诸武争锋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