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在云南住凶宅:第十八章 鬼驱鬼(1)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在云南住凶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走进办公室,部门的老总和我语重心长的说了很多,大致意思就是想好好培养一下我,觉得我是个可以重用的人,他给我的理由让我自己都有点信服了,那就是我有三个硕士学位,会三种外语还兼修了心理学,换做我这个年龄的年轻人,这算是已经很厉害了。

    ——虽然,我的学位本身与银行所涉及的业务没有多大的关系,除了外语之外,而外语也是无意间才发挥出来作用的,记得我们是随同行长一起去土耳其考察,那边的人说的都是土耳其语,可是我们考察之时,遇见的那个向我们介绍详情的人却是从英国过来的金融大咖,我们的随行翻译被弄的很蹩脚,大家都没有料到这个情况,自然就遇见了困难。

    好在这个时候,我的英语发挥了作用,我侃侃而谈地做了一次翻译官。

    自此之后,领导才逐渐注意到我的能耐,也算是一次机会吧。

    可是这样的机会其实并不多,只不过之后一件事情才引起我的老总对我的格外关注。

    那是一天晚上,我们加班到很晚,直到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是十一点了,我困倦的从位置上站起来,美美的伸了个懒腰,准备收拾东西离开了——这时候我刚来银行不久,因此好多的东西都要学习,好多事情都要抓紧完成,这也算是新人的一种磨练吧。

    当时我尿急了,我想着去一下卫生间然后再回来收拾吧,于是就那样开着灯,然后我径直往三楼的厕所去了。

    我们是在四楼,四楼厕所在维修,我还需要下一层,只有一层也就懒得去坐电梯了,直接从楼梯上往下走,可是我刚走进楼梯间就被里面一阵一阵的念叨声给吓了一大跳,这黑天半夜的还有人和我一起加班?于是我便心翼翼往下走,慢慢的一个一身黑衣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野之中。

    那个人面对着墙壁,神神叨叨的说着什么,似乎是在和墙壁交谈一样,由于那里拐了一个角,我看不太真切那个人是谁,可是从那个背影上判断,我总感觉像——我们的老总。

    我行走的更加心翼翼了,假如真的是老总,这样的情景被员工看见的话应该是大忌讳,会让员工觉得这领导是不是有神经病,我往前走了一两步,心下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弄出点声响来,让老总不要太难堪了,因此我又回身上了两节楼梯,故意将脚步声弄的重重的走下来,果然脚步声在楼道一响起,那个神叨叨的声音一下子消失了,然后我就放心大胆的往下走。

    转过拐角之前,我还想好了给领导打招呼的台词,可是当转过去的时候却发现刚刚那个位置空无一人,起初我纳闷了一下,后来立马就想明白了,可能领导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事情,自己先偷偷溜掉了吧,这样也好,我也免得去想借口还要演戏什么的。

    我大踏步的向下走,心情愉悦到都哼起来曲儿了。

    可是我刚走过刚刚老总站着的位置,刚要进到三楼了,身后却冷冷的出现了一个声音:你刚看见了吧?

    我差点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栽倒了,我赶忙回头看却发现老总和我贴的十分的近,几乎鼻尖都要贴到了,我匆忙后撤一步回答道:李总,您还没回去啊?您刚说什么?

    老总姓李,是个女人。

    你刚看到我在这里说话了?她没有回答我的恭维之词,继续厉声问道。

    她的气势像是一种压力,我刚才想好的要应对的话此刻一点都想不起来,本能的傻不愣登的点了点头。

    你看得见?她又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我继续点点头。

    她的眼睛闪过一丝惊讶的神情,我却在心里想——你那么大声,还那么大个人,我想看不见都难啊!难不成我因为这个要被你给潜规则了吗?

    李总的眼神一下子恢复成之前冷热不侵的样子,转身走开了。回头撂给我一句话:早点回去,明天到我办公室。

    我暗暗吐了吐舌头,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职场风云?难道我会因为看到了领导不雅的一面而被歇菜掉吗?我开始暗暗觉得自己傻,刚才我既然看到了那个样子,就应该直接回头,坐电梯去算了。现在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也只能自认倒霉了,上完厕所我就回办公室悉数收拾好以后离开了。

    可是事情并未如我所料,第二天李总叫我到办公室之后,给我布置了很多的任务,我一眼就看出了这些属于一些高级人员才能做的,这明显是在锻炼我。

    我超级开心,半个月下来已经熟练掌握所有的东西了,李总像是很满意,有一天下午开完会将我单独叫到办公室说道:我们有个和昆明那边的银行交换岗位的机会,一年完毕之后回来应该有望升到主管,我你愿不愿意啊?

    我一听差点激动的没从椅子上跳起来,赶忙压抑住内心的狂喜点头答应了。

    那你有啥问题没?李总临了问我。

    对了李总,为啥是昆明啊?

    因为我是云南的啊,昆明那边是我以前工作的支行,你去了以后会被关照的。李总回答我的时候连头都没有抬,我当时才知道这个老总以前是云南的——这也就是我来到了昆明的原因了。

    而我们之间很有默契,都绝口没有提过那天的晚上的事情,其实在我看来那也不是什么事儿,现在都市的白领,尤其是这些高管本身压力就很大,身体和心理长期处于亚健康甚至是病态,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发泄方式倒也不足为奇了。

    之后我便为出来交换工作而忙着学习起来,李总也经常叫我去办公室询问了很多关于我工作之外的生活方面的事情,比如我喜欢什么啊,比如我平常除了工作都做些什么业余活动,比如说从到大一些有趣的事情,甚至连我喜欢走路不喜欢开车,而我去远的地方却又喜欢开车不喜欢坐动车或者飞机的事情她都知道了,那一段时间我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有种被重用的感觉,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实的。

    就那样差不多半年之后,行程安排终于出来了,我顺利的通过了所有的考核坐上了来昆明的飞机。

    我之前一直觉得,我之所以租房可以被补助两千块那么多,也肯定是卖了李总一个面子了。可是换做现在看来,我真的宁愿去住一个破屋子,什么没有都可以。

    回想起这些,我目前只能无奈的苦笑了,假如我真的在昆明出了什么事儿没能回得去,那李总岂不是要伤心难过死了,自己花大气力提拔起来的人,最后居然这个怂样了——我知道,灵体杀人一般都是迷惑你的心智,最后引诱你去自杀的,因此我只有一个结果就是自杀——在所有人看来,我肯定是因为一个人在这边工作压力太大选择了自杀,我的死只能换来老爹老娘的伤心和所有其他的人的鄙视。

    我盯着手中的布偶,看老太太的样子仿佛是正义凛然而且手段高超的,可是她交给我的做法我却始终不能理解,即便她解释的十分清楚,条理和逻辑在我的理解看来都是讲得通的,但我总觉得是很危险的感觉。

    ——她让我在书房里将这个布偶挂起来,挂在那个图案上一个有三个圆圈交汇的地方,我仔细的看过了手机上的图案,发现真的只有那一个位置是有三个圆圈交汇的,我根本不知道那代表什么,老太太只说那是留给我魂魄的一个阵门,我将这个布偶悬挂在那里,以此来瞒过阵法里面的阴魂,让阴魂收走布偶上寄居的恶鬼,他们就会全部都困在那个阵法里面,只要时间一到,我就将那个布偶收走然后立刻烧掉,这样子寄居的魂魄就都灰飞烟灭了,我就安全了。

    《我在云南住凶宅》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7476.htm
上一章        我在云南住凶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