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在云南住凶宅:第三十章 索命(2)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在云南住凶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样粘稠的黑色液体我见过两次,一次是刘的妈妈,一次是麦麦。

    味道一下弥漫了浴室,我几乎疯狂的打开水龙头,肆意的冲着,足足有十几分钟。

    那股味道消失了。

    重新回到卧室,再次扯起拖把清理着地上所有的脚印。

    整个屋子都结束了,只剩下学生桌的房间。

    我站在门口,久久地望着那块污渍,始终没法鼓起勇气进去。

    是的,我放弃了,最终我都没有敢踏进去,那根电线还是那样垂着,那块污渍颜色在逐渐加深。

    我想把门关上,可是却害怕关上,我怕关上以后,我刚转身就会有人从里面敲门。

    我害怕关上,想象中有一幕很诡异的场景,等我早上醒来的时候,我会莫名其妙的被搬到这间屋子里睡着,然后门是锁着的。

    越是这么想,我的身体就离那个门越远,直到最后我几乎是落荒而逃一般的躲进了自己的卧室,将自己的门关了个严实。

    不关灯了,不拉窗帘了。

    我缩在床头,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竟然在十几分钟之后,哭了出来。

    我印象之中,从上初中和别人打架被划破了胳膊那次以后,我再也没有哭过。

    刚开始是啜泣,后来是呜咽,再后来就变成了号啕大哭。

    不过,半个时之后我就停止了,整个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于是我像个哭累的孩子一样被倦意袭卷了身体,蜷缩成一团靠着床头睡着了。

    梦,又开始做梦了。

    一团雾气,一个人影。

    身体抽搐了一下,猛然就醒过来了。

    这个梦之开始了那么一点点,便惊醒了。

    我松了口气,我不想在沉入任何奇怪的梦中,这可能是潜意识在拒绝一些事情,拒绝一些记忆。

    我将双腿伸直,膝盖处发出关节撞击的声响,噼里啪啦的,仿佛是组装一个机器人一样,血液方才开始循环,借着这股疲倦,我轻轻的躺下身钻进被子里。

    窗外的天空应该是黎明之前的最后一丝黑暗,黑的无比浓重,而就在这最黑暗的时刻,的碰撞声跑进了我的房间,即使我此刻用被子盖着自己的耳朵,可是声音依旧会被吸收到,仿佛是在脑海之中响开来。

    我的心也慢慢的跟着这个节奏开始跳动,一下一下一下。

    我用一根手指挑着被子往下扯,盖在耳朵上的被子慢慢滑落下去,然后声音就开始变得格外明显了。

    我感觉像是有人在走路,是硬质皮鞋后跟敲在地板上的声音,可是这声音没有距离上的变化感,像是在原地踏步;又感觉有人在用右手的中指和食指并起来,骨节敲打在门板上,一下一下,却又感觉没有那么坚硬;又感觉有人在用一个惊堂木一样的东西,平平地整齐的敲在另一个人的头骨上。

    我慢慢的坐起身,分辨声音的来源——客厅。

    我下了床,走出卧室。

    客厅里空空荡荡。

    那声音——是从学生桌的卧室传来的。

    我的心骤然缩紧了。

    那声音规律的出奇,我现在已经完全想象不出发出声音的方式了。

    步子还是一下一下靠近着,慢慢的像是从一个远景的镜头开始放近一般,门框内出现一点点屋子里面的景象。

    只是那么瞥了一眼,我已经三魂出窍,慌不择路的朝大门跑去。

    那根电线从柜子上掉下来,长长的拖在地上,而剪开的断口不见了,那个圈紧紧的绑在她的脖子上,他朝着我的方向,不对,她是朝着客厅的方向——一下一下的,磕头。

    当我冲到饭厅的时候,双脚瞬间失去了平衡,互相纠结了一下,连摔带杵的,整个人砸到了地上,胸口一阵剧痛,喉头一甜,止不住的咳嗽带着血丝喷了出来。

    《我在云南住凶宅》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7476.htm
上一章        我在云南住凶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