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在云南住凶宅:突如其来的一章 农夫的解说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在云南住凶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再或者,曾经有很有名的一幅图片在上流传,那是一个黑白阴影画,你一直盯着他看了很久之后,再去看别的地方,就会在那里浮现出一个基督耶稣的头像,而且清晰无比?

    我在屋子里,盯着那个奇怪的吓得浑身哆嗦的中介伙子董军看了很久,我在电梯里洁净到可以当镜子轿厢壁上再看到他,只不过是这种视膜效应的现实演绎而已。

    当然,更多人还是比较想知道几个镜子吧!

    我当初住进去的时候就发现,这种布局的书房简直是要人命的东西,你进到里面以后就会被无数个你包围住,让你喘不上气来,因此那间书房我向来都是紧闭着门不进去的,因为镜子这个东西实在令人恐惧,这种恐惧来自于你直面自己。

    故事中的太多人都是带着一些晦涩的气息出现的,如果一定要选出来一个主角的话,可能就是梦洁了,所有的故事在她出现了异常之后开始峰会路转,大家也肯定很想知道究竟时候的杀死婴儿的凶手到底是谁,难道真的是作者大大梦游杀人?

    当然,所有秘密其实都有一些很早的暗示,只要你读故事的过程不是当爽文来看,不是寻求那一章恐怖情节让你冒汗的快感的话,你一定可以发现的。

    说了这么多,我还是很感谢一直追更的读者,谢谢你们对凶宅的喜爱,无论你是来寻求一个真相,还是来寻求一个刺激。

    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一个同样的价值观——善恶有报。

    最后,今天这个未知的章节,农夫说了很多,不过接下来还是会定时更新,让每个等待的人,值得你们的等待。

    不过,请不要问我——

    死去的王子瑜的奶奶,究竟带走了什么秘密。

    今天,突然想和各位在意这部说的读者说一些话。

    追更是件很辛苦的事情,遥想当年我还追更过《诛仙》,那个时候感觉每个礼拜等待那几章出现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我会和张凡一起历尽磨难,也会和那些角角落落龙套的角色一起看世间变幻。

    其实也算是写过说的人,那是009年完成的第一部说,共计十三万字有余,名字叫做《异静魇》,那个时候我正在上大学,那本书的开头是在高三时候写的,之后完结的部分是在大学时候完成的,我依然清晰的记得敲完最后一个字,按了一下f5之后文章结尾自动的记录了那天的时间,我松了一口气,算是坚持完成了一件事情。

    那部说是在起点上一直更新的,无奈文字操控能力还是如现在一般的差,根本没有什么大的回应,不过说起来我写说的目的,应该算是一种真正的爱好,也从来没有想过用这个可以挣钱,毕竟现在有着自己的事业,闲暇之余想要重新坚持我的爱好,于是在时隔将近十年之后,我又想着写点东西。

    《凶宅》的诞生应该算是一个情理之中。

    那是014年的春节前夕,我到了云南昆明,过了三四天我就找好了那个屋子,当然我希望各位读者不是那么执着,不一定非要探寻一件事情的真实性,所以我在故事的介绍中,专门写了三个字——半纪实。

    这个称呼的发明让我忽然有种自己是个另类的感觉。

    什么叫做半纪实呢,我想了许久终于是将这个名词给自己解释的清清楚楚——我想告诉你的真实事件,都藏在虚构之中。

    从到大,对于灵异一类的事情是极为感兴趣,我也在成长过程中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规律。

    灵异类说虽然被称为众,却有着比言情更加广泛的受众,可是这个受众却有一个同样很奇怪的共同点——他们从不承认恐怖灵异说的广泛性。

    比如说院线的电影,任何题材都会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很流行,等到生命周期差不多的时候,会慢慢的式微,直到最后退出舞台。

    可是,院线这个概念从诞生到现在,恐怖电影却一直都在,无论排片多少,上座率多少,无论电影本身的质量如何,这个类型却一直都坚强的存在。

    这本身就很奇怪。

    一个众的东西,却有着比任何主流都长都坚强的生命周期。

    于是,我从到大一直对这个着迷。

    可是有一天我发现,眼前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说类型,许多以前闻所未闻的流派也出现了。

    我惊讶于文学随着络发展的快速衍生性,也同样感叹现在的写手他们脑洞和笔力的宏伟。

    可是我还是属于有一点点偏执和强迫症的人,我又提起笔的时候,继续选择了最传统的类型。

    其实这个故事我已经给我的学生上课时候,为了放松一下讲过无数次了(我平时做老师,教英语)。学生们几乎对于我在云南一年的经历了如指掌,他们很喜欢在学习非常劳累的时候撒娇让我讲一写恐怖事件让他们出出冷汗,让他们清醒一番。

    所以,在无数次的讲了这个故事之后,有一天我打开笔记本,在空白的文档里面打进去一个题目《我在云南住凶宅》。

    呶,这个故事就诞生了。

    写到差不多一万字左右的时候,后台发来了签约的邀请,我忽然感觉自己好像可以让更多人看到,似乎也可以让更多人为我的故事的捏把汗,可以在午夜忽然起来想上厕所的时候,心里发毛。于是,我签下了合约,开始认真的讲这个故事。

    写到五万字的时候,那天晚上更完一个章节——在这里申明一下,这个故事诞生的太突然,所以我根本没有一点点的存稿,因此每天都是思索着往后更一章,这样子感觉思路虽然有时候会断裂,但也为我创造更加新颖的故事回路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不过假如看到这篇自白的你是一个准备开始写说的作者,我还是忠言奉上——能存稿就存稿吧,太累了每天都要想着更新的状态。

    继续说回去,那天晚上更完了一个章节,几个朋友叫出去一起吃饭,在饭局上发无意间问起了我的说。

    《我在云南住凶宅》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7476.htm
上一章        我在云南住凶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