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在云南住凶宅:第二章 霉味(1)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在云南住凶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怎么了哥?我的一声质疑显然引起了伙子电话那头的注意。

    车子呢?我四周一看,下午进来的时候我看到的自行车的位置,空空如也。

    怎么了哥?车子不在么?

    在呢在呢,我知道了,我用完会好好放着的。我也没管他回答,就挂了电话。

    这果然是奇怪了,车子去哪里了。我满屋子找,难不成这个房子还有别人有钥匙么?进来拿走了?忽然,我一转头,看到了拐角的两个房间门,一个是浴室,一个是书房,浴室门开着,书房门倒是关的紧紧的。对了,进来这个屋子,我还没去过那个书房。

    鼻子里的霉味还在,但是没那么重了,我就先不理会这事儿,走到了那个奇怪的拐角,书房门是推拉的,我想两边一拉,哗啦一下子,书房门开了。

    还有,三面镜子。心里突然有点毛毛的,微醺的酒意似乎是醒了一些,我一步跨进去,一下子天花板上,两面墙上,出现了三个人。

    三个我,两个站在墙里面,一个站在天花板上。

    这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房客住过的屋子?

    会在天花板上,放上一整面大镜子。

    可是,还没容我多想,那一股子霉味,又一下子泛滥了。而这次,这霉味似乎,是从我身上散发出来的。

    妈妈呀,你快回家呀!我皱着眉头,一丝的,带着一些呼吸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面,我浑身一哆嗦,赶忙转身。

    我坐在客厅,我觉得很有必要介绍一下这个奇怪的屋子。也不知道设计师是怎么想的,这套房子的设计简直就是一种难以名状的奇怪。

    房子在十二楼,单边楼道的造型。楼道两边一共六套房子,我的在楼道的东侧。这一侧一共四套房子,这四套房子公用了一堵墙,所以,从窗户看出去,这一侧四户的人都是可以看到隔壁的窗户。进门面对就是饭厅,饭厅东北角是厨房的门,厨房贴着北侧是一个狭长的结构。厨房和饭厅之间虽然隔开了,却用的是古董架加毛玻璃的结构,也就是说,你可以从饭厅看到厨房的一部分,那一部分正好是放着一台冰箱,只不过你看到的样子,是毛茸茸的。

    饭厅的东南角是通往客厅的,而那个通道很奇葩,是一个正之字形,窝在之字两个角的,左面是浴室,右面是书房。走过这个拐角,才会恍然大悟一般看到客厅。客厅四方周正,只不过两个主卧室,对,两个都是主卧室!却是在客厅的两个对角上。至此,我才发现,除了在饭厅你可以透过毛玻璃看到厨房的冰箱以外,在这套房子里,你在任何任何一间屋子,你都根本看不到其他的地方,换句话说,每间屋子,就像与其他屋子毫无干系一样,悄悄的,在这整套房子里存在着。

    此时的我,沙发前的玻璃茶几上放着几罐啤酒,放着一盒巧克力,放着一些花生,我就静静地端详着这个许久没有人住过的屋子,就像在这黑暗中,极尽全力的在与他进行交流。

    于是,那天夜里,我在朋友圈发了如下的一条状态——

    柜子啊柜子,你为什么不说话?

    是的,这套房子里,除了地板,最多的就是柜子。我在两间主卧室和客厅之间晃悠了两圈,每间卧室都是除了床头靠着的墙和窗户所在的墙面以外,剩下的地方都被密密麻麻的柜子给占满了,每组柜子都长的一模一样,都是上下三层,最底下是抽屉。

    这些原木色的柜子,总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压抑感,或者说,从那里面总是会传来一股子像是在脑袋里面弥散开的霉味。等酒的劲道慢慢的上了脑袋瓜,那股子霉味就从脑海中,弥散在了鼻子里面。人在微醺的状态下,总是会比平时更有好奇心的,所以我站起身,继续在各个房间之间开始转悠,去寻找这个味道的来源。

    主卧室,这里放着一张超大的双人席梦思大床,即便有点旧了,但至少看上去还是很舒服。我坐在床边,打开每一个抽屉,打开每一扇柜门,仔细的摸索着。

    抽屉里面铺着之前租客用来打底的报纸,我果然是很无聊的,每张报纸我都翻开看,看看日期,大约都是在01年十月份的,晚报,经济报,文摘,说连载。直到快翻完所有抽屉的时候,发现了一本学生的写字本。

    没有名字,只是在本子的封面上画着一个大大的娃娃头。

    我笑了,那个娃娃头是个很典型的丁老头。

    一个丁老头,欠我两个蛋

    这个歌谣一下子盖过了霉味,出现在了脑海里。我轻轻翻开了本子,里面倒是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东西,可那些字儿,我竟然一个都不认识。

    不对,这些根本不是字儿,只能是乱写乱画的罢了。

    我继续翻着,直到最后,在本子的背封上,终于看到了几个认识的字儿。

    妈妈呀,你快回家呀。

    这几个字写的歪歪扭扭,幼稚到不行。

    妈妈呀,你快回家呀!我轻轻的读了出来。

    就在此时,那刚刚还有点消散的霉味,一下子似乎是从什么地方喷薄而出,充满了我的周身,居然都有种作呕的感觉,我把本子放进抽屉,站起身,忙寻觅着味道的来源,走了几步,停在了最后一扇柜门之前。

    嗯,味道就是从这里来的。

    不巧的是,我的手机忽然响了,在客厅的茶几上,还伴随着嗡嗡的震动声音。伸出去的手停了下来,我走出了主卧。一屁股掉进沙发里,我拿起手机,放到了耳朵跟前。

    哥,我是刘。是中介那个机灵的伙子。

    《我在云南住凶宅》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7476.htm
上一章        我在云南住凶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