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在云南住凶宅:第三十四章 密室(2)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在云南住凶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命运,如此的神奇,那个看到婴儿死的那夜,她的一缕精魂已经在我的身上根植,这一缕精魂带着我,在多年之后,回到了怨念出生的地方。

    舅妈,你告诉我一切吧!为了梦洁。我走到那个砸开的洞前面,对着那个精瘦的女人说道。

    舅妈低下了头,她的手里紧紧的握着那块毯子。

    那是一团奇怪的影像,像是全息电影一样,虚晃晃的,在我眼前晃动,我靠近了一步,紧紧的挨了上去。

    哥哥,送我走吧!她继续发出了悠远的声音,那个影像在微笑,和王子瑜一样的微笑。

    到底为什么,你会一直在我身上。我此刻内心已经完全平静,所有真相现在就要让我明白了。

    我不甘心呀!她飘飘忽忽的走远了一些,整个房间像是一下子变成了一块黑布盖在我们的身上:妈妈很爱我,爸爸很爱我,可是奶奶不要我了,她知道我被送走以后会面对什么的下场,她也知道阿姨买走我是要做什么,她什么都知道。那个影子像是在哭泣,可是我只感觉无尽的悲戚,我看不到她是不是在流泪。

    那年,我和妹妹出生在官渡。

    那个影像开始讲述当年真正的一切。

    王子娇的爸爸不是一个大烟鬼,他和王子娇的妈妈在同一个工厂工作,他们本来可以生活在一起,因为两情相悦,互生爱慕。

    可是王子娇的奶奶不成全他们,只想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当时车间的主任。直到他们两个想要私奔的时候,王子娇的奶奶发现然后扣下了王子娇的妈妈,于是那个男人痛苦的在奶奶家门口跪了一夜,可是老人已经铁了心的要将女儿给掉主任。后来,男人又去车间主任家门口跪了一夜,车间主任那晚没有理会他,第二天还将这个可怜的男人开除了。

    那个被软禁起来的女人,想尽办法居然从屋子里跑了出来,和男人一起出逃,就这样两人居然从昆明一路逃,一直到了昭通。

    他们在那里安家落户,男人找到了一份工作,女人便在家里耕织,一年多的日子过去了,两个人相安无事,两个家伙也出生了。

    可是命运经常会开一些恶意的玩笑,他们没想到逃跑以后到了的这个地方,居然是老太太的祖籍之地。

    有一天下午,女人推着两个孩子去菜市,就这样戏剧性的遇见了老太太。

    于是当天晚上,两个人在老人面前长跪不起,两个孩子在床上呼呼大睡。

    可是,事已至此,还能怎么样?

    老太太带着他们一家四口回到了昆明,那时候官渡已经拆迁,他们住到了新寺街背后的那一片回迁房里面,从那时候开始,女人就可以去工作了,男人也出去挣钱,留下老人照看着两个孩子,都说隔辈亲,两口子看着老人也是很喜欢两个孩子,以为那多年前的怨恨已经平复,也就从来没有多想。

    直到有一天回来的时候,发现一个孩子不见了。

    老人的表情很冷漠,她直言说那个孩子生下来就是不吉利的征兆,男人祖上根本没有双胞胎出现过,女人那边也没有双胞胎的亲戚,到底是谁的孩子还说不定,尤其是不见掉的那一个孩子,那是一个恶胎,是会带来厄运的,所以鬼神带走了她,她不承认是自己的弄丢的。

    当然,两口子只认为孩子是不心弄丢的,他们根本不知道孩子是被卖掉了。

    而买了孩子的那个人,就住在他们前面那一栋楼里,也是一对夫妇,他们有一个和自己孩子年纪相仿。

    女人因为丢了孩子,整天失魂落魄,每天都坐在的东寺街广场边上的花园矮墙上,一坐一整天。

    有一天,还真被女人等到了。

    毕竟孩子就在前一栋楼里,那对夫妇一人抱着一个,准备打车离开,在路边等车的时候,母亲天生的敏感使她有强烈的预感,预感那个孩子就是自己的,她疯狂的冲了过去的,发现真的是自己的孩子。

    于是她从那个女人手里争抢起来。

    好多人围观,可是这对夫妇在这个区都是常客了,而这个女人来这个地方还不是很久,于是大家都觉得这个疯女人可能是人贩子,在那里佯装是自己的孩子一次来抢,众人合力将这个女人制服,扭送到最近的派出所——那个派出所过马路就到了。

    于是这个可怜的女人看着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眼前被带走了。

    这一下,她彻底的疯了。

    她每天被所在屋子里不让出门,男人也很绝望,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会让自己的媳妇在一天之内发了疯——老太太告诉他说,这是那个恶胎在折磨这个女人,老太太还趁男人不在的时候,用绳子死命的勒女人的脖子,勒出深深的印记,却又不勒死她,晚上男人回来的时候就给男人看,说这是恶鬼来找她报仇了,男人被吓的不轻,之后对这个女人更加的敬而远之,那间关着女人的屋子常年都不进去一次,就这样,差不多一年又过去了。

    那可是她的亲生女儿啊,老太太这么可以这样对她!我听到此处,已经是愤愤难当,十指几乎都抠进了手掌,可是我感觉不到一点疼痛。

    那个女人,不是她亲生的。

    那个影子继续说到,期间带了一声冷哼。

    老太太还年轻的时候,就继承了祖上会看脏病的天赋,有次去一个人家驱邪,看到这个半大不的孩子,想到自己做这个行业,终身没有人会要她,狠心撒了个谎说这个孩子是家里的煞星,必须送走。

    于是,愚昧的人被骗,这个孩子一生的命运就此改变。

    《我在云南住凶宅》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7476.htm
上一章        我在云南住凶宅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