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在云南住凶宅:第三十四章 密室(1)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在云南住凶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而王子瑜在这一刻,却开始嚎啕大哭了。

    我听得出那哭声的悲切,我听得出那不是王子瑜的哭声,那是惨死的婴儿在很久很久之后,见到了一点点希望,开始释放几十年来的怨念。

    我敲着墙面,一点一点的,可是没有一寸地方是有空心的响声,越到后面我越是抓狂,着急的开始用脚踹,我知道我想要的一切,就在这里面。

    曾经,有个梦境里面,那个幽暗鬼屋之中藏着的女孩给过我提示,可是我没有能完全打开这里,当时没有找到任何有可能证明这里面是空着的证据,而现在我已经全然明白。

    我想起某天,我出门的时候,瞥了一眼隔壁的书法班,我看到挨着这堵墙的,是他们摆放好的三人沙发,我一直以为这一片区域是邻居家的,可是事实证明,这一片是空着的。

    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屋子的构造会是这么奇怪的,本来就是个方方正正的屋子,书房延伸到门口的应该一个四方的大房间,而为了隔出这片空间,才将这个屋子弄出了这么一个奇葩的拐角。

    可是我要从哪里进去呢?

    我是要直接砸墙进入吗?

    我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只能一拳一拳的捶打着墙面。

    哥哥~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我心神摇曳于是再次站起身,开始用心看这堵墙了。

    假如这块地方没有被封存起来的话,这扇门应该在那里呢?我现在身后就是客厅,那么这里肯定是没有门的,这边墙的也就绝对是实心墙,我也无法砸开,原来的门——

    忽然,脑袋中灵光一现,某天晚上的场景忽然重演。

    我从厨房出来时候,第一次听到了有人叫我哥哥,而那个声音就是从饭厅传出来的。

    我两步走到饭厅,扭头盯住了进门右手边的这堵墙。

    我一步一顿的,轻轻敲打着,快敲打大门口的时候,一声空响一下子将我的神经聚拢起来,我发现这个位置,正对着厨房门。

    我火急火燎的开始用力捶打各个方向,终于在这里确定了一个门的位置。

    我顿住了,这一系列的敲打让我想起另外一个情景。

    有天晚上,隔壁的来敲门找我说理,说是从我住进来开始每天晚上就在敲打墙壁,让我以后不要那么吵吵。

    我方才明白为什么隔壁会有敲墙的声音——

    那是困在这里面的婴灵,在每个夜深的时候,呼救的声音。

    我立刻冲到厨房,从柜子里翻出锤子来,站在那扇已经不存在的门前,卯足了劲儿,一口气抡了下去。

    这声响,简直像是拆了整栋楼一样。

    叮铃哐啷的一阵儿,墙壁立刻面目全非,我还是稍微砸的有点偏移了,王子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的身后了,双眼闪烁着激动的光芒,这是几天来我第一次看到那眼神深处属于她自己的光芒。

    只是我还是心有余悸,毕竟这大半夜的我这么大的动静,不知道隔壁是不是会马上冲过来和我拼个你死我活了。

    可是,我顾不得那么多了。

    终于,面前出现了一个差不多我能塞进去半个身子的空洞。

    一阵潮湿阴冷的气息一下子扑面而来,还带着很重的一股霉味,一下子呛的我连连后退了几步,知道感觉那似乎可见的怪味气体消散了一些之后,我方才打开手机的光走到了跟前,往里面看去。

    ——天呐,太诡异了,居然和我那次梦中的一模一样!

    这是个纯毛坯的屋子,只打了地平,墙是灰色的,地面是灰色的。

    只是有一点不同——

    这里也是挂满了布偶!

    我壮壮胆,回头看看王子瑜,她的表情说不上是什么,但眼神却在渴求着,渴求我赶紧进去。

    我纵身一挤,将自己整个塞了进去,然后双手扶地撑起来,慢慢站起身。

    光线四处一扫,我才发现另外一个奇怪的地方,这间密室之中,挨着楼道和挨着书房的两堵墙上,镶嵌着大大的镜子,整整一面墙大的镜子。

    瞬间,左右叠加之后,无数个我出现在了这个尘封不知多少年的密室之中,我转过身看向书房这一边的镜子,于是所有的我都整齐的站在了我的身后,形成一个长长的队伍。

    《我在云南住凶宅》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7476.htm
上一章        我在云南住凶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