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在云南住凶宅:第六章 中阴身(2)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在云南住凶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似乎是在拖东西,像是在地板上拖着什么东西走来走去的感觉。不对,像是在沙发上,蹭来蹭去的声音——也不对,好像是——从门底下的缝隙,在使劲儿往里挤的声音!

    我惊恐无比,实在无法忍耐了,一下就从床上弹起,三两下就将身上的被子,严严实实的塞到了门边上,估计火灾的时候都没有这个反应速度,堆好以后,我靠着堆成一坨的被子坐在地上,继续用身体,用力的挤住房门。

    我浑身抖抖嗦嗦的,屁股一点都感觉不到地板的冰凉,我紧张的听着,听那个窸窸窣窣的声音。

    也许是让被子隔开了,半晌,我啥都没有听到。

    周边的一切开始恢复了安静,即便是这样,我依然知道,那两个东西,现在就隔着这扇门,这最后一道防线,静静地站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起初的惊恐与紧张,慢慢的消散了一些,身上开始传来阵阵凉意,毕竟这可是冬天的深夜,渐渐的,我的恐惧的哆嗦,变成了发冷的哆嗦。

    就在我的意识稍微有点放松的时候,我身后的被子,始料未及的动了一下,本来经过这一系列的紧张和折腾,大口喘着粗气的我,有点累的脱力,居然袭上来一阵睡意,而这一个的动静,一下子又将我猛的拉回现实,被子又一次蠕动了一下,这次的动静更大了。

    我几乎逃也似的跳回了床上,随手在身边找寻着,我想找个东西防身,想来个拼杀。死就死吧!

    可是,手边什么东西都没有,我扭头一看衣柜,赶忙打开拉出三四个铁丝衣架,迅速的拧成一疙瘩,握在手里。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看着那坨继续慢慢蠕动的被子。

    被子慢慢的动弹着,然后居然,像个人一样,站了起来。缓缓地,它已经完全成型了,像一个尖尖的坟包。又像是一个巫婆的帽子。它完全站起来的时候,几乎要比我还高一些。我屏住呼吸,注视着这一幕永远都没有找到办法解释的情景,用力的咽了一口唾沫。

    背着窗外的灯光,它的正面一直都是黑黢黢的,根本不知道哪里到底有没有东西。他就那样一直和对峙着,没有在发出一点动静,也没有一点要来靠近我的意思。

    空气和时间都在这一刻完全凝固,空间的概念也完全消失不见,像是在虚空之中一般。偶尔有远处的塔吊的灯,闪过我的窗帘,暗黄的灯光闪过这个眼前的被子冢。

    我的喉头几乎要被自己的紧张烧干了。

    当塔吊的灯光再一次闪过我的面前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反光的东西。

    我一把将手机拽过来,颤巍巍的举到面前,手抖的厉害,我不知道我将要见到什么,但还是熟练的调出了菜单,对着手电筒的图标,用力的死死的按了下去。

    灯光准确无误的照在被子上,那一团被子被光照到了以后,有一点点的抖动。

    可是,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团被子立着,这尼玛太反科学了好嘛!

    我盯了半天,啥都没有看到。

    当我觉得,我可以身轻如燕一般,一个鞭腿将它放倒的时候,一个声音冷冷的响起。

    一个丁老头,欠我两个蛋。

    ——我的瞳孔骤然缩紧,这声音,从脚底下传来的。

    这个歌谣以前是那么的好玩,此时却像是索命的魔咒一般,我颤颤的将灯光向被子底部照过去。

    一张脸贴着地板,歪歪的看着我,灯光让它的面部显得惨白无比。

    我的瞳孔几乎要缩成一个针眼了。

    ——这怎么可能!?

    那张脸咧着嘴笑着,嘴巴是一个黑漆漆的洞。盯着我,死死的盯着我

    等了很久,平常最多能响七八次的振铃,这次居然差不多有二十多声才停下来,我的手掌依旧残留着麻酥酥的震动感,手机上显示了一个未接来电,然后悄然熄灭了。我战兢兢的回到床上,将被子一下子裹了个严实,脑袋露在外面,后背紧紧的贴着床头,死死的盯着房门。

    那天晚上我接了电话,敲门声就响起来了。今晚我没有接电话,是不是敲门声就不响了呢?

    噔噔在被子几乎被我的冷汗湿透的情况下,敲门声却没有响起,取而代之的是,客厅里传来一阵诡谲的脚步声。

    我身上一冷,汗毛一下子矗立起来,感觉都要飞离我的身体了,眼皮一下一下的跳动着,我本能的拉紧了被子。

    那脚步声由远及近,似乎是从大门处正在向里走来。我发觉那声音不像是高跟鞋,而是之前听到过的,脚掌前后分离的,有点像木屐一样的鞋子。脑袋里一下子出现了那个书房里悬在空中的无头鬼,我的手攥的更紧了。我紧张的注视着我的房门,牙齿都有点打颤了。

    脚步声近了,它似乎正在穿过那个拐角,然后突然毫无征兆的停了下来。紧接着,书房的推拉门哗啦啦的响起,然后一声重重的的双脚落地声响起,声音沿着墙体一直传到我的房间,连衣柜门都有点轻微的晃动。

    而后,声音变成了四个,咯噔咯噔,继续往里走,它们到客厅了。那声音现在仿佛近在咫尺,我能感觉到有眼神正射向我的房门,就像那天房东绕过我的目光盯着房门一样。我往里蹿了一下,身体开始发冷,被子都从床边上掉在了地上。

    两个脚步声同时又一次响起,像是两个人在行军一般,咯噔咯噔。

    我低下头,使劲儿的从微的门底下的缝隙看着,我奢望着能有点阴影什么的,好让我知道是不是在我的门口了。但是,黑乎乎,那里就像是一个能吞噬人的黑洞一般。

    《我在云南住凶宅》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7476.htm
上一章        我在云南住凶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