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在云南住凶宅:第二十八章 夜访鬼寝(1)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在云南住凶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站起来的一刻,客厅里本来灭掉的灯光,也在一时间,纷纷亮了起来。

    沙发的角落里,留着一个浅浅的窝,像是有人在坐在那里很久很久之后,压下去了一般。

    **子,她到底说的是什么**子呢?

    那王子瑜,此时究竟怎么样了?

    我望望窗外,想了许久之后,用手机拨过去了一个电话。

    冰!电话接通后,我火急火燎的喊了一声。

    怎么了哥,这么晚啥事儿啊!那边的声音似乎也没有睡觉,语气里有着能清楚感受得到的恐惧。

    带我去一趟你们宿舍,我想找个东西。我没有给出一点点让他可以拒绝的语气。

    啊?那边的孩子一下子仿佛失声了。

    如果这个东西找不到,你们当时玩游戏时候在场的人,就~我停下来,等她的反应。

    那,那,那,什么时候啊!冰显然被我吓住了。

    就现在吧!越快越好,夜长梦多。我本想明天去的,可是我觉得时间已经不等人了,刚刚那个穿着王子瑜的躯壳出现的人,让我冥冥之中有了一个痛苦的答案。

    ——王子瑜已经凶多吉少了。

    我心下着急,忽然想起来一句话,这句话第一次出现之后,就给这个屋子带来了无尽的恐怖。

    妈妈呀,你快回家呀!

    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声地重复了一遍。

    我的手顿时一阵忍不住的哆嗦,在这个深夜,一个人对着镜子,对着镜子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一张脸说出这句话,显得古怪至极。

    而此时,一点微的变化忽然引起了我的注意。

    刚刚已经有点发热的刀柄,此刻一下子变得凉意袭人,那本没有什么感觉的手指,像是握住了一块冰一样,手指尖隐隐作痛,心下疑惑,我忙低头看过去。

    顿时,我惊慌失措。

    有一只干枯的手,正紧紧的握住我,令我手中的刀在无法动弹一丝一毫,惊恐之下我下意识的摔开了刀和苹果。那只手像是从苹果里面长出来的一样,一下子消失在飞出去的苹果之中。

    踉踉跄跄的我,屁股一下子靠在了洗衣机上停了下来,我大口的喘着气,盯着地上明晃晃的水果刀,和那还在旋转着的挂着长长果皮的苹果。

    而我的余光,却发现了一些更奇怪的东西。

    我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艰难的抬起头来。

    ——我不见了。

    是的,我此刻面对着镜子,可是镜子里却是我身后的墙!

    我在镜子之中像是根本不存在的一样,连个水印都没有,我傻傻的看着镜子,一步靠过去,将脸贴上去。

    是的,纵然我能感觉到镜子传来的凉意,可是我任然无法在镜子之中看到一点点我的影子。

    缠着我的怨念呢?

    我茫然了,这个结果我根本没有准备过。

    就在这诡异的时刻,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浴室玻璃透过来的光,一下子消失了,整个浴室一下子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我忙伸手摸索到门把手一下子拉开跑了出去。

    整个屋子也陷入了胶着的黑暗之中,我跌跌撞撞摸到沙发的位置,一下子拉开客厅的窗帘——那本来是大大的窗户的位置,这一刻却变成了一堵黑沉沉的墙,我将双手轻轻的放上去,凉凉的。

    与此同时,全世界所有的声音似乎都被隔绝了,我像是被装进了一个大大的密闭的箱子中,我继续摸索着,尽量控制着情绪,我能感觉到这压抑的黑暗带来的沉沉的消极感,仿佛有一块大大的石板压在了我的身上,这种感觉很奇怪,又很具体,像是——像是一块墓碑压住了这个的的空间,屋子在这一刻,似乎变成了一个——坟墓。

    我努力回想着屋子的摆设,回忆着我刚才放东西的位置,我一步一步的挪着,伸出去的双手不时会撞到墙上,柜子上,一次又一次的剧痛让我感觉手指都要撞断了,我不断的倒吸着凉气,嘴里嘶嘶作响。

    《我在云南住凶宅》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7476.htm
上一章        我在云南住凶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