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在云南住凶宅:第二十三章 报应(2)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在云南住凶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也停下了脚步,想来这么晚的不速之客,估计没有人会愿意来做这样的事情,现在上去估计就是挨骂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但是今晚上已经是骑虎难下了,硬着头皮去挨吧!最好是没有人在,这样既避免尴尬,我又言出必行,还记住了这个地点,真是万全之策了。

    上去再说吧!我扬了扬下巴,示意他继续往上走,刘很无奈的转身开始上楼。

    哥,你在电话里和我说的,是真的吗?到底我妈是怎么了?走到一楼拐角,刘忽然在浓黑的楼道中问我,他步子没有停,只是几乎不可察觉的放慢了速度。

    你妈妈在我的那个房子里,被鬼上身了,我去你家的时候,见过那个东西,当时从你妈身上离开了,可是,并没有离开你家。终于,我说出了藏在心里的话。

    什么?刘猛然停下来,转身对着我,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可是那呼吸声告诉我,他很害怕。

    那个东西,还在你家,他是一个男的,是在我之前住在那个屋子里的人,我在那个书房里,发现了他的灵位。我的语气很平淡,刘似乎吓坏了,我隐隐听到了他牙齿在打颤的声音。

    那天我在你家,那个男人从你妈妈身上离开了,可是等我再回到我房子之后,我再也没见过那个男人,我想,他一定还在你家。我继续补充。

    如果是这样子的话,你妈妈还是会被上身的,只不过迟早而已。

    哥,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刘忽然转开话题问我。

    我只知道一点点,现在我就是要从第一个点开始查,我要查这些人,查这些事儿。我移动了步子,刘也赶忙转身开始继续走。

    你说你见过我这个朋友?而且,是他死了之后?刘边走边问。

    就在我家楼道里,我亲眼看着他把我扔掉的装满了灵牌的书包拿走的。我当时进了电梯,来不及下去了。我的脑海再次闪过那个男人那副恶狠狠的眼神和那只有一条缝隙的电梯门。

    到了。李忽然停住了脚步,我差点满怀撞上去。

    我定身一看,已经是五楼了。

    刘站在了楼梯口正对着的那个门前,低头沉思了一下之后,按下了门铃。

    我俩都屏气凝神的听着,隐约中屋里头的门铃声我俩能听到,只是没有任何脚步声或者应门,刘气急败坏的使劲儿按着,一边还用力的捶着。

    就在这时,一个电影中才出现的情景,上演了。

    ——门一下子弹开了一条缝隙,刘的动作一下子顿住了,手还僵直的悬在半空,随即他很大声的咽了一口口水,转头看着我。

    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傻傻的盯住了那个幽幽的门缝。

    咋回事儿?刘往后退了一步,我看着那个门缝问他。

    门,自己开了?刘难以置信的问我。

    两个人都已经语无伦次了——我设想过所有的可能性,设想过所有打开这个门的脸,却惟独没想过这样的情景。

    我俩愣是半天没有任何主意了,刘看看我,我看看他,他显然在等我做决定,毕竟这是我要求他来的。

    他还有啥家里人没?我轻声的问道,漆黑的楼道里,我俩像俩贼。

    我记得,他家里人好像都在昭通。刘也学着我,压低了声音回答。

    ——怎么又是昭通,我心里已经对这个地方有了本能的排斥。

    进不进?刘挪到了我身边,那开着的门缝像是一个怪兽一样让他避之不及。

    我没有回答,跨过最后两层台阶,轻轻的拉开了门,然后将脑袋探了进去,这屋子里面,比屋子外面黑多了。

    您好,有人在么?我一边喊,一只手迅速的在墙上摸索着开关,摸到之后我赶忙按下去——我擦,又是电影情节,这房子的灯一盏都不亮!

    我硬着头皮,掏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哗~灯光一下子驱走了周身三四米的黑暗。

    这是一个很的一室一厅公寓,手电筒晃了一圈之后,几乎整个屋子都尽收眼底了,屋子里空空如也,看来人去楼空很久了。

    我俩的步子踩在已经翘了很多包的木地板上,发出极不和谐的吱呀声,每走一步,都像是整个屋子在哀嚎一般,那个的卧室门就在咫尺之间,我俩走过去站到了门前。

    你以前来过他家没?空气和氛围实在太安静了,我忍不住找了个话打破了寂静。

    来过,我们一起喝酒,就在这客厅当时沙发在窗户那个位置,这里有~刘忽然停住了。

    我心里忽然凉了一截,转身看过去,只见刘浑身如筛糠一般,剧烈的抖动让他手中的光线也开始摇晃,我用手电筒照过去他盯着的位置,几乎在同一时间,定住了。

    《我在云南住凶宅》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7476.htm
上一章        我在云南住凶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