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在云南住凶宅:第二十二章 杀死婴儿的少年(1)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在云南住凶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婴儿看着明晃晃的刀,脸上露出一副完全不明白的表情,我冷笑着,心想你继续装吧,你就算装的再像个婴儿,你也是个魔婴!

    已经是成年人的我的大脑控制着我孩子的身体,闪电般的将刀砍了下去。

    婴儿看着带风而来的明晃晃的刀,忽然像是害怕了,在刀触到她身上的那一刻,哇一声哭了,那声音尖锐刺耳,贯穿了我的耳膜,刀完全进入她的身体之前,她喊出了最后的一句话:妈妈呀,你快回家呀!

    我忽然心中一惊,纷乱的画面在我脑海之中闪过,可是已经晚了,我能感觉到血腥味一下子在地下室弥漫开来,我看到那个婴儿一脸痛苦和难以置信的倒在了我的面前,倒在了血泊之中。

    刀一下子从我的手中滑落,我忽然听到一点隐隐的啜泣声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梦的转过头,看到了一个黑影在另外一个角落里,是他,声音从他那里飘过来的。

    我慢慢的靠近,一边大声问是谁,可是那个影子一直在啜泣,眼见声音是越来越大了,却根本没有回答我。

    当我与他差不多只有三四步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脸,我愣住了,而那张脸,一脸泪痕的望着我,眼里满是痛苦的悔恨。

    你都看到了?我傻傻的愣在原地。

    那个影子点点头。

    我瘫坐在地上,眼前的世界开始慢慢的黑暗下去,我知道这个梦要醒了,在完全黑暗之前,我对着那个影子说道:我的错,还是我来还吧!

    整个世界黑了下去,那个影子不见了,那个婴儿的尸体不见了,那血腥味消失了,那霉味消失了,只有那个声音在很深很远的地方回响着:妈妈呀,你快回家呀!

    我睁开眼,望着身边的东西,发现又变成了时候的村子里那个家,我慌张的捏紧了手,却发现自己的手指感受到了一道长长的伤口,我低头一看——是那天晚上我按照王子瑜奶奶说的割烂的手掌,那道伤口像是在肌肉的里面,我隐隐从掌心中看出了她的样子,手指却很清晰的感受到伤口的凸起。

    我下了床,走到了大衣柜前面,照了照发现自己还是时候的样子,我穿着那件紫色和白色相间的条纹毛衫,有个衬衣领子,那是假的。

    我看看整个屋子,那家俱和场景和我时候一模一样,甚至我面前的大衣柜上,这片大镜子上的裂痕也是一模一样。

    这个梦境实在太真实了,我迷倒之前在什么呢?我极力的回想着,看着镜子里的我脸上深邃的表情,忽然觉得有点可笑——对了,我现在在昭通王子瑜的家里,我和那个自称是王子瑜妈妈的人在面对面着。

    她刚才做了什么,为什么她剪断了了布偶的脑袋,我胸口里藏着东西仿佛是被抽离了一样,难道那个布偶就是用来驱鬼的?

    难道,我身上的东西已经完全被她驱走了么?

    为什么我会沉入这个梦里,为什么我都这样了还醒不过来?

    突然在这个时候,梦里出现了一个的声音。像是呼吸,又像是倒抽了一口气。

    我连忙转过身,一个人影迅速的从我的房门中跑了出去,我心下一惊,本能的跑步跟了上去,那个人影在走廊里也是一纵即逝,我停下脚步,把脑袋从窗户探出去,楼道的窗户可以直接看到楼梯和院子,可是我的头探出去以后却发现整个世界如墨水一般漆黑,我像是一头扎进了一湖水之中,瞬间呼吸困难,吓得我赶紧把头抽了回来,我踩着心翼翼的步子,慢慢的往门口走去,走到了门口,看到了楼梯,怪异的是只有楼梯我能看的见,楼梯周围的空气似乎无形之中形成了一个方形的隧道,我低着头,一阶一阶的往楼下走去。

    那个黑影就是一下子扎进了这里,现在我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假如那个影子的世界也是和我看到的一样,那么他一定也只能去到我可以去到的地方,这样看来,寻找他其实很简单,因为他的路是唯一的。

    梦里的楼梯显得有点漫长,我似乎足足走了十几分钟的感觉,终于来到了院子里。

    果然和我想的一模一样,整个世界都只有一条路,我眼前的路是通往爸妈房间的,上一个梦中,爸妈在这间房子里和舅妈开心的聊天着,完全没有管在院子里的我,当时的我正在被那个婴儿一口一口吃掉。

    我继续蹑手蹑脚的走着,生怕被那个影子发现我在找他一般。进了屋子,我看到炕桌还在那里,桌子上还有热腾腾的饭菜,盖碗茶还在冒着热气,可就是看不到一个人在那里,终于我有点压抑不住,轻轻喊了一声妈妈,可是那声音仿佛是被什么粘稠的东西一下子吸走了一样,一丁点儿回声都没有,恐惧这个时候,才慢慢的出现在我的心里。

    这一定是个噩梦。

    我心里这么想着,慢慢的又从爸妈房间里,穿过一扇的门,走到了铺子里。这是我们家的卖铺,和爸妈房子连在一起,通过一个门进出。

    铺子里安安静静的,我听不到任何声音,我随手伸过去捏住了一大袋锅巴,可是那个塑料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我将锅巴扔下,印象中的我记得这个柜台底下的储物格里有一把两尺左右的西瓜刀!

    那是爸爸准备的,我家的铺子晚上会开到很晚,有时候会有混混来骚扰,爸爸就准备好这个家伙,随时用来防备,假如这个梦完全是时候的情景再现的话,那把西瓜刀一定还在那里。

    我蹲下身,摸进去——冰凉的手感一下子传到了手中,我大喜,一把抽了出来。

    ——这把明晃晃的西瓜刀,依旧是那么熟悉,此刻的我的身体里面,有着大大的杀意,信心倍增的我,将抱着西瓜刀前半部分的布去掉,紧紧的握在手里。

    我刚一抬头,就发现那个黑影在厨房里面!我两步追过去,铺子的西边那个角落开了一个和这边连着爸妈的屋子差不多大的门,这样打通是为了方便中午吃饭的时候可以顺便盯着铺子,而现在却是也方便了我,我看到那个黑影一下子闪过那个门,看样子是朝着院子里去了,从厨房出去的话,大门就在手边上,难道这个影子要逃跑!

    想到这里,我马上跑了过去,我一定要拦住他,我要问他来我的梦里做什么!

    我跑进了厨房,厨房里甚至还有饭的香味——我再次感叹,这梦境真的太真实了,那个香味是妈妈时候做的饭,一模一样。

    我冲开厨房门,一下子懵了。

    《我在云南住凶宅》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7476.htm
上一章        我在云南住凶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