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在云南住凶宅:第十七章 死而复生的那个人(3)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在云南住凶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之后说了两句无关紧要的话,我挂断了电话就收到了微信发来的位置——至于那个同行和王子瑜之间的事情,我还是回去当面和姑娘问吧,电话里永远都说不清楚。

    我看那个地址与我相距并不是很远,索性就慢慢的溜达过去,路上买了点水果意思意思,大概半个时,我来到了定位的地方,那是一个破败的巷子。

    这种巷子我已经是很久没有见过了,印象里很的时候,我住的村子里有很多这种风格的巷子,我一直往里走,路两侧都是破败的平房,居民的厨房窗户都是靠着路这一边开着窗户,偶尔还有人直接从窗户里面将污水直接泼出来,差点泼在我的身上,可是当我想要和那个人怒目相视大骂没素质的时候,那个人只是白了我一眼,压根就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我也只能干瞪眼了。

    往里走了大概五十米左右,我看到了那个青灰相间的外墙。

    和王子瑜说的一样,她家的墙和别人家的一点都不一样,很容易找到。

    我走上台阶,这个台阶我还专门留意了一下,其实这个门和路是相同高度的,别家都没有放台阶,而王子瑜家的门口居然砌了九层台阶,虽然每一个台阶之间的高度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这样做无非就是浪费力气,多此一举。

    假如按照中国人的习俗的话,门槛越高代表地位越高,看来很早之前,王子瑜家的条件应该是很好的。

    我站在门前,伸过手去,轻轻的敲了三下。

    很长时间都没人应,我加重了力气又敲了四五下,然后便远远的听见里面有人的慢吞吞的走过来,可是那个脚步声非常非常熟悉,我有点愣神仔细的听着,等那声音完全靠近了以后我瞬间反应过来——那是硬质两段式鞋底,走起路来的声音是那种哐当哐当的木屐声!

    我心下一凉,难道?

    没容我思考,两扇门一下子向两边开过去。

    一身灰色褂子,苍白的头发和布满褶皱的脸慢慢出现在我的面前。

    是王子瑜的奶奶。

    我刚要张口打招呼,王子瑜的奶奶却在我猝不及防的一刻声色俱厉的大声喝道:你还跟着他!滚!

    我浑身陡然一哆嗦,我看到她的目光死死的盯住了我的左肩膀。

    紧接着,她的双手以一个老人家无法做到的速度抬起,闪到我的面前,她的手中捏着东西,只见她双掌一展,一大团粉末在我眼前扬开,一阵奇怪的刺鼻的味道快速的钻进我的鼻腔,我只感觉眼前慢慢发黑,双腿有点发软,我无力的往后倒去。

    在耳边的世界完全死寂之前,我的鼻腔里的味道变的很清晰了——那是一股霉味儿。

    我倒了下去,眼睛只有一条很微的缝隙,一个黑影正高耸耸的站我的后面。

    我吞了一大口口水,心脏简直要在这一刻从胸膛里面蹦出来,他面无表情,可是刚刚的话语却像是一团棉花一样在我的身上缠来缠去,我周身无法动弹,我有一个直觉——我要死了。

    是的,我此刻才后悔没有听房东的话,我破坏了那个我并不知道的阵法,先前这些恶灵只是在影响我的生活,影响我看到的物体,而现在他已经挣脱了那个牢笼,一路跟我而来,在我即将发现他们的时候,他要杀了我。

    安~~~~豆。我嗓子几乎要冒烟了,我干干的颤抖着叫出了这个房间除我之外唯一一个活物的名字,我不知道能做什么,我只想安豆现在过来狠狠的咬我一口,让我从这个木然的姿势中解脱出来,让我可以落荒而逃!

    然后我眼角的余光发现安豆根本没有任何动作,我绝望了,我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东西向我慢慢的压过来,他现在与我只有一步之遥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的胸口忽然传来一阵冰凉的感觉,这感觉竟是那么的熟悉——我微微的低下眼帘——那是一双枯槁的手!

    我心下更是惊恐无比,我原以为这是要我命的一只鬼手,可就在这个时刻,那双手忽然将我大力的向后拉去,我的双脚完全是被身体拖过去的,像是有个巨大的磁铁一样,我在那一瞬间被吸到房间门口的地方,重重的撞在门上,一阵钻心的疼痛传到我的大脑,我再抬头去看的时候,房间里似乎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那个直僵僵的人已然不见踪影,而我胸口的手此时像是收回了一样,胸口的冰凉瞬间消失,而趴在桌下的安豆,仿佛是被这重重的撞门声给吵醒了,它一下抬头警觉的朝我看来。

    许是发现是我,它又一次懒洋洋的将头铺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

    嘶~~~~我仿佛是从深海之中一下子探出脑袋的水手一般,猛烈了倒吸了一口冷气,脑袋瞬间清醒过来,可是我惊讶的发现,我却依旧在床边!

    我的手中握着手机,手机屏幕上是我放的极大的有点模糊的那个刘同行的照片。

    ——难道我是和这个照片对视的时候被梦魇了?!

    为什么,为什么那只手会救我!

    那双手我记得太清楚,那是某天晚上,我看到女孩的时候,当时正在我面前坐着的那个老太太,那个和房东生的一模一样的那个老太太的手!

    我赶忙关掉手机上的照片,再次钻进被窝,这个动作我感觉今晚我已经重复了很多次了。

    ——我暗暗下定决心,等这次回到昆明,我一定要亲自去拜访一下刘同行的家人,我要证实他到底是什么情况,究竟这中间隐藏了什么。

    在床上辗转反侧,犹豫了很久之后,我最终没能战胜我内心的纠结和恐惧,慢慢起身从我随身的包里拿出来了一个罐子,倒出一粒儿,就着温水喝了下去。

    我应该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我闭上眼睛,沉沉的睡意立刻袭来,我感觉整个身体掉进了一个大大的漩涡,之后一切变得十分模糊,我渐渐失去了意识。

    《我在云南住凶宅》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7476.htm
上一章        我在云南住凶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