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在云南住凶宅:第十六章 并不存在的宠物店(4)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在云南住凶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因为,安豆是锁在笼子里的!

    难道我已经释放了灵怪出来?

    我警惕的望着那个方向,等待了半晌,可是出了那笑声之外,一切宛如平常,我尝试着喊了一声——安豆!过来!

    稍作犹豫,安豆就从那个拐角跑了出来,我看它脸上似乎还挺神采奕奕的,立时间也不确定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等着它到了我的脚下,我又慢慢的向那个拐角走去。

    几步之遥,此时却似乎是隔着很多空间一般,我之所以这么害怕,那全是因为之前见到再多奇怪的事物,那都是像默片一样,而这回我却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声音——而这个声音我住进这个屋子的第一天晚上就听到了,当时我记得她说的是——妈妈呀,你快回家呀!

    我屏气凝神,灵异的东西假如只是幻象,倒还可以尽自己所能去破除,即便像之前那个女人提着招魂风铃出现的时候,也只是空有嘴形根本没有发出声音,而这次显然不同往时了——我心下忽然有点后悔,我那么暴力的破开了镜子,是不是无意之间释放了什么东西——我忽而想起房东临走之前叮嘱,现在我也无法知道那到底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了。

    到了拐角,我并没有停下步伐,饭厅的灯是关着的,拐角里黑乎乎的,只有书房里台灯的光漏出来一点,此时的灯光泛黄之中隐隐带着一点血红色,我深吸一口气一下子转到了书房门前——什么都没有。

    我顿时迷惑,赶忙回头四处看,饭厅黑压压的,我嘴里给自己鼓着劲儿,几步走到门前将饭厅的灯一下子打开,刚刚宛如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此刻的整个屋子都陷入了无边无际的安静之中,安豆一直贴身跟在我的旁边,它也像是一只侦探狗一般,左顾右盼,偶尔还要鼻子贴地详细的嗅一嗅,但自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点叫声,我低头看了一眼躺在门边的书包,想想这东西还是尽早处理掉好了,无论那天那个人是谁,是出于什么目的将这个书包放回这里,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他与这房子肯定是有着莫大的关系——或者,这个房子还藏着他的秘密!

    而现在,我可能是已经破坏了这个人的意图,将其设置在这个屋子里的禁止解开了,如果真的是这样,有一天他也肯定会重新回到这里来的,念及此,我提起书包打开房门就走了出去,安豆想要跟出来被我挡在了门口,我几步走到电梯前,降到一楼,在大厅里找了个**完全对准的地方,将那书包再次扔在了那里。

    ——假如这个书包再回来的话,那个人也决计避不开这个**的。

    如此做罢,我重新回到了房间,我打开门的时候,安豆依然定定的坐在地上,面对着我的方向,脑袋歪在一边。

    我将所有的灯都打开,这样我活动起来稍微会自如一些,收拾停当,我将安豆带到了学生桌的卧室,它也就乖乖的进了笼子,温顺的趴下来,似乎是准备闭目休息了。

    我将狗笼门带上,走出卧室,再将卧室门也带上。

    ——这狗如果半夜跑来跑去,我可能就先会被它吓死了。

    如此这般,我终于算是解决了目前的所有问题,独自回到了卧室,宽衣解带钻进被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我没有再去思考那个女孩的笑声,如果真的要出现在我面前的话,说白了我也是没有办法的,除了面对它。

    明天还要上班,还要把书房那一堆废墟收拾一下,过来不了多久爸妈就要来看我了,眼看这几天我都被折磨的不成人样了,所有事情似乎都在一夜之间发生了一般,浑身酸痛和无尽的疲劳缠住我的身体,就那么念叨着念叨着,不知不觉之间,我竟已安然入睡。

    一觉到天亮,那一定是十分舒服的。

    可是,似乎我在这个屋子里,本就不该有完整的睡眠。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热烘烘的感觉拂过我的脸颊,眼睑上甚至有点湿润的感觉,我微睁双眼,却在背光之中,看到了一个的黑影,此时与我只有不到两里面的距离,紧紧的对着我。

    我登时一愣——安豆?

    半睡半醒的我,虽然被吓了一跳,倒也立刻恢复了平静,它此时正吐着舌头看着我,那热气便是它吹到我脸上的。

    我有点恼,极不情愿的从被窝里伸出手去,一把将它的脑袋推到一边迷迷糊糊的说道:赶紧去睡觉安豆,大半夜不要乱跑!

    这狗极为聪明,似乎是听明白了我的话,搭在床边的两只爪一下子收了回去,落在地上发处轻微的响声,我借着窗帘透过来的光线看着它,它像是极为恋恋不舍的转了个身,然后向门外慢慢爬了出去。

    我的门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家伙干的,此时正敞开着面对着客厅的沙发,安豆出了我的卧室,卧室里的光线也是昏暗无比,只能大概看得出它四肢伏地的轮廓,详细的无法辨别。我强忍着睡意看着安豆慢慢离开,可是它就在刚到了客厅的那个地方之时,停了下来。

    紧接着,这只狗做了个极为怪异的动作。

    是的,它回过头来,身子却停在那个地方没有动,那动作像是一个人一样,像那种依依不舍的回眸一般,一时间我竟然看的呆掉了,全然忘乎了这个动作有多么恐怖。

    它盯着的方向,似乎是朝着我,可是,又不是朝着我。

    就那样十几秒,我和这个狗之间有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对视。

    然后,它的动作迅速还原,一下子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我疑惑的半晌,这只狗还真是奇了怪了,怎么就半夜要跑到我这里来,难不成在那边害怕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可笑,狗狗知道什么,除了面对死亡之外,估计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他们本就是在夜里巡查守护的,那是天性,可能是天性使然吧!

    我翻过身准备继续睡觉了。

    可是,我的睡意瞬间全无。

    因为刚才那个动作在我的脑袋中无限重复起来,连之前在床头我一把推开它脑袋的动作也无比清晰的在我脑海之中展开——就在这时,我的手心传来了一阵奇怪的感觉。

    《我在云南住凶宅》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7476.htm
上一章        我在云南住凶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