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在云南住凶宅:第三只眼(1)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在云南住凶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女孩一下子花容失色。

    魂儿?她颤抖着嘴唇反问了一句。

    那,那怎么办?那我到底是什么?女孩慌张的摸着自己的脸,又摸摸自己的身体。

    我只是这么想的,也许,那天晚上出去以后在车站上和那个遇见老太太的那个你,只是你的一缕意识,也可以说是一缕魂。我的猜测越来越大胆了,但是思路中仿佛开始找了一些潜在的联系,我和这个姑娘的相见并非偶然,她一定是我和这个屋子沟通的某种介质。

    那现在?女孩忙向我靠了过来。

    现在,要是真的是我说的那样的话,你的魂儿,应该就在我身上,或者说,应该就在这个房间里,那天在大理,它就被那个女人带走了,而那个女人应该是一直跟着我的,所以,现在就有可能带回这个屋子了。

    我环视了一圈这个屋子,忽然想起刚刚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我在这个屋子里遇到的一切真实或者非真实的东西,都是直逼我而来的,而刚才那个,却是我开口以后就溜走了,像是害怕我一样,和这个屋子向来的脾气不太一样,难不成,刚才那个就是这个女孩的魂?

    那,我怎么办?女孩也随着我的目光,四下乱看。

    一件东西,一下子冒出我的脑海,我赶忙起身走到电视柜跟前,打开抽屉,拉出一串叮叮当当的东西。

    如果真如民俗里面解释的一样的话,那这个风铃是可以招魂的,而女孩的魂就在这里,那我挂起来是不是就可以召回来?召回来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像我在大理客栈里一样,魂魄看到了自己的本体,会一下子回到身体里面呢?我拿着风铃——死马当活马医吧,我拉过来一把椅子,站在上面,颤颤巍巍的将链子挂上了客厅的吸顶灯上面。

    做完了这些,我走到女孩面前,她诧异的看着我这些难以明白的行为,嘴巴长的大大的。

    这是五帝钱和阴阳管做的招魂风铃,我把灯关了,我在里面屋子听,你在这里坐着,要是你的魂魄被召回来了,以我过去经历过的事情来看,它一定会主动回到你的身上的。我说的煞有介事,女孩一脸煞白。

    我,我一个人,不敢啊!女孩站起身来,几乎一副哭腔。

    那是你自己的魂,你怕什么?我有点不耐烦了,刚才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明显害怕我,要是我在这里的话,指不定连出现都难了。

    我,我还是怕啊。女孩泪花已经出来了。

    我无奈,最后只能折中一下:那我就在这间屋子,我留着你能看到的门缝,可以吧,我盯着你。

    女孩看了看门,最后有点绝望的点点头。

    我快步走过去,将饭厅的灯关闭,到客厅里也顺手关掉了灯光。

    此时整个房子,只有我一直睡觉的屋子亮着灯,我给女孩一个眼神,然后郑重其事的单手举高将那风铃的撞坠摇了一下。

    顿时,有点沙哑的风铃声响彻了整个屋子,我忙走进我的房间,将门轻轻的带上,留下了一条缝子,从哪里看过去,女孩已经缩成了一条线了。

    女孩看了看我,从那条缝隙里,她的脸色显得格外的难看,我伸过手,将我的屋子的灯,也关闭了。整套房子,现在黑的一塌糊涂。

    只有两个人,隔着一道门,透过门缝,看着彼此的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风铃声骤然增大,一下子变得非常急躁了一般,哗啦啦的完全失去了规律,屋子里似乎有狂风刮过一般,女孩的双眼依旧盯着我,忽然,毫无预兆的,一声重重的的落地声一下子从书房传了过来。

    就像是,有人双脚同时,重重的起跳了一下,又踩回了地面。

    ——这声音,以前有过!

    可是,此时不该是女孩的魂回来么,应该是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回来啊,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呢!

    我心里顿时一凉。

    一切似乎向不可控制的方向走去了——门缝里,女孩子还是扭头看着我,一双脚悬空的脚慢慢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那双脚移动到女孩的头上方,静静地立在那里。

    我惊恐无比,紧紧的盯着那双脚,我看不见身体,只能看见绷直的腿。

    此时,女孩子绝望的脸突然换了表情

    ——她的嘴角轻轻的扬起,对着我,阴谋得逞一般

    我看她已经有点慌乱了,清理了一下思路,化繁为简的解释了一下:我的意思是,你见过的那个老太太,很有可能就是我见过的一个老太太,她就是这间房子里的一种东西,我暂时不清楚应该怎么称呼她。但是我自从住进这个屋子以后,只要接触过屋子的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出现一些奇怪的东西。我觉得,你只所以会变成这样,你只所以会遇见那个雨衣老太太,很有可能和我在大理遇见的那件事儿是一样的。我自己觉得我说的很清楚,可是女孩子的脸上依旧是一副完全懵逼而有慌张的表情。

    我想了想,换了个说法:你记得给我讲故事的那晚上吧,直到最后,你说你讲的是你们宿舍的事情,可是从一开始我听到的,却是你们学校老师自杀的事情。当时,我在你的脸上,看到了另外一张脸,而那张脸就是我住进这个屋子以后,有天晚上开始跟上我的一个女人的脸。你或许和另外一个人有些类似的地方,所以那个女人可以借你的口说出那件事情。

    我尽量控制我的用词,免得吓到面前的姑娘,未想听完了这些,她的表情还是不可控制的变成了无比惊恐的模样。

    对了,刚才你在敲我门的时候,我给你开门,你在看饭厅那边,你看到什么了吗?我转移了一下话题。

    《我在云南住凶宅》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7476.htm
上一章        我在云南住凶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