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在云南住凶宅:第十五章 缚灵(1)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在云南住凶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是的,就那间卧室离这个黑暗的饭厅是最远的,是最安全的。

    ——可是,我这个屋子里,有安全的地方吗?

    我除了狂跳的心之外,只有一丝脱力的感觉。

    假如我想的是对,那这个影子,应该就是那晚上手放在我胸口的老太太。

    那个和房东长的一模一样的,老太太。

    我将厨房门大大的敞开着,一步一步的退回到客厅,拿起了茶几上的镜子,我背过身,慢慢的举起镜子,将整个客厅反射了一遍,什么都没有,我走到书房,走到浴室重复同样的动作,最后,站在饭厅里,转过身,背对着厨房门,慢慢的举起镜子。

    ——厨房门口,一个黑乎乎的人形,正朝着我的方向,僵硬地走过来。

    下车的时候,空气里有一种萧索的感觉,目前来说只能用萧索来形容。

    昨晚的情景历历在目,镜子在我的怀里瑟瑟发凉,仿佛那天晚上黑夜之中形同老太太一样的那个东西的手掌一般,我慢慢的走进大厦,楼下的保安还在值班室昏昏沉沉的,我没有多看按了电梯,不一会儿就到了家门口。

    我掏出另一把钥匙,轻轻的打开了门。

    按照这个时间来看的话,昨晚住在这里的人应该还没有起来,屋子里的气息依然是陈旧的味道,关上门以后我踮着脚慢慢走到了客厅里,几乎就是一个偷一般,可是我惊讶的发现,两个卧室门都是敞着的,我检查了两间屋子,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这屋子里,我都没感觉到一丝丝有人来过的气息。

    奇怪,难道是昨晚有什么突发情况没有过来么?那也不对啊,玮冰还和我要了地址,说她们那个时候正准备出发,难道是临时有事才没有来吗?

    我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望着寂静无声的整个屋子,忽然很想她们在这里,至少我早上来了可以多多少少让屋子里热闹一些,现在看来,自己可能真的一个人一直住在这是会生病的了。

    我掏出了那面镜子放在了茶几上。

    它此时就像一个监视着我的人一样,也在静静地看着我。

    我忽然想起当初和镜子一起发现的那几样物件,赶忙起身走到电视柜前翻起来,最终我却只找到了那个中国结。

    除了我手里的这个镜子之外,风铃和长命锁——都不见了。

    我心里咯噔一凉,难道她们来过以后又走了?没道理啊,她们不会乱动我的东西的。我的脑海中一个极为不喜欢的答案才翻滚——难道风铃和长命锁,也是寄魂之物?!

    我仿佛在冥冥之中有了那么一点点思路,可是太模糊太笼统,我根本没办法组织起来,我尽量尝试着将所有东西连接起来,房子,中介,房东,人影,学生,这些阴邪的物件,整个事情的经过。

    对于我的脑容量来说,现在似乎有点超负荷,在一夜没有安睡的情况之下,还要继续思考这些事情的话,我的脑袋有点疼了。

    首当其冲的,我觉得我应该先问清楚他们那昨晚究竟有没有来过我这里。

    我看时间也将近八点了,我给玮冰打了个电话。

    接通以后,玮冰有点发困的声音传了过来:嗯~~~?尾音拖的很长,我都差点笑出来。

    是我,王子瑜的哥哥,你们昨晚没来我这里住吗?我问。

    哦,哥哥,我们,就是在你家里住呢,你昨晚没回来吗?她清了清嗓子嗓子回答。

    我纳闷的看着整个屋子,周遭没有一个人影,继而又问道:嗯,我刚回来,你们走的挺早的啊!

    啊?玮冰发出一声惊叫,瞬间我的汗毛就立起来了。

    于此同时,我听到了屋子里的某个角落发出了一样的惊叫声,我立刻扔下手机站起身来,冲向那个声源——是书房。

    我两步赶过去,一把拉开了门,只见玮冰惊恐的坐在地板上,身边还有一个姑娘,那个姑娘被这一声吓醒了,坐起身也是惊恐的看着周遭。

    你们怎么睡在这里?我难以想象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们是睡在屋子里的,我不知道怎么会在这里的。玮冰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一脸惶恐的望着墙上和天花板的镜子,里面现在正有好几个自己在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奶奶呢?另一个姑娘揉揉眼睛慌张的问道,这个女孩应该就是橙子了。

    奶奶也是和你们一起住下的?我立刻追问。

    他俩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我慌慌张张的走出书房,在各个卧室里找了个遍,连衣柜都打开看了一遍,浴室里详细的找了一遍,都不见人影,直到我走到饭厅要去厨房看的时候,忽然在修复好的毛玻璃上,看到了一个人影。

    《我在云南住凶宅》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7476.htm
上一章        我在云南住凶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