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我在云南住凶宅:第十三章 中介之死(2)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我在云南住凶宅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几个人吓的魂不附体,连滚带爬的钻进了被窝,彼此之间也不敢说话,那个之前说风凉话的女孩,也只能在被窝里瑟瑟发抖了。

    可是没过多久,就出事儿了。

    她们几个一直没敢说话,挨着挨着,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慢慢睡着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们被咣咣咣的敲打声给吵醒了。

    她们起初还没反应过来,以为是有人在敲门,连忙拿手机手电筒到处乱照,结果看到声音来自洗手池那边的时候,才觉得事情闹大了。

    ——王子正两个手贴在镜子上,一下一下的猛撞着镜子,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嘴里还念叨着东西,其他几个人慢慢的靠过去,喊着她的名字,可是她仿佛梦游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当她们快到王子跟前的时候,一下子听清楚了她念叨的东西。

    ——一个丁老头,欠我两个蛋,他说三天还,我说今天还!

    而更恐怖的是,她们突然发现,不是王子在撞头,而是——那镜子里有一只手,正揪住王子的头发,一下一下的往里拉着。

    捡走也好,免得还一直徘徊在这个大厦里面。

    早上有点清冷,我与伙子告别之后,就匆忙赶向了单位。说起今天倒是还有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需要做,我要和另外一个区的支行的伙伴核对一些关于贷款放款之后的用途。等我到单位,我居然是正好踩着点进去的,打了卡,所有人都在办公室忙碌起来。

    我整理好了所有东西,到主任办公室上交了需要核对的资料以供备案,交接完之后,我就出发了。

    今儿个要去盘龙区的支行,等我开着车到达的时候,将近十一点了,我到了他们的办公室,结果需要交接的人正好出去了,说是要下午三点回来,我前思后想,就说我下午在过来吧。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公鸭嗓,干脆趁这几个时去看看那个姑娘,看看她从我这里离开以后有没有出现什么异样。

    按照导航,来到一二一大街上,学校很好找,我开着车直接进去了。

    我翻开手机通讯录,备注了公鸭嗓,发过去一条短信——同学,我现在在你们学校,一起吃午饭吧!

    我等了大概有十几分钟,依旧没有人回复,我都已经抽完第二根烟了,于是我就直接拨了电话过去。电话的接通声响了十几遍,但是对方依旧是不回应。

    我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继续拨,直到打了第四次,才有一个人接电话。

    你好,你找谁?我一听就知道不是公鸭嗓。

    你好,我是王子瑜的朋友,我找她有事,我现在就在你们学校。我赶忙回答。

    那个,我们不在学校,我们在医院里。王子住院了。那边的女声回答。

    我心下一凉,看来真的是出事儿了。

    哦,我出差去了,不知道她住院了,现在哪个医院,我过来看看她。言语间,我已经发动了车子。

    嗯,就在昆医一附院,西昌路上。

    好的,那我现在就过去。这个地方不需要导航,之前我去过安琪儿医院那边的支行,我记得这个医院。

    车子行驶在匆忙的车流中,每一个红灯仿佛都是折磨人心的咒语一般,我嘴里念叨着,快点快点,脚下不自觉的就会用力深踩,还好这个点车不是很多,差不多十几分钟,我就到了。我赶过来没花多少时间,却是在停车场着实等了二十三分钟才等到了一个车位。

    我按照公鸭嗓朋友发的床位,最后在一个单人病房门口看到了那个女孩,这个女孩我没见过,她看到我仿佛是认识一样,笑了笑。

    王子瑜的同学吗你是?我赶忙打了个招呼。

    嗯,哥哥你好,我叫任玮冰女孩很有礼貌的同我打了招呼。

    她在里面?我望了望门口的探窗,看到病床上拉着白色的帘子,看不到有人在里面。

    他家里人呢?我看此时就只有这个姑娘一个人在这里,疑惑的问道。

    王子的家里只有一个奶奶,在昭通,还没到。姑娘脸上浮现着看得见的忧伤:在学校,我们都叫她王子。她看着我有点疑惑的目光,赶忙补充了一句。

    那她到底是怎么了?我看女孩半天也没有让我进去看她的意思,就有一些疑惑里面究竟怎么样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或者说,我门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因为我们几个都没有事儿,就王子这样了。玮冰也看向里面。

    什么意思?你们一起做什么了?我有点恍惚。

    你是王子的哥哥么?玮冰突然问道,似乎是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有点言语过多了,突然开始警戒了。

    《我在云南住凶宅》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7476.htm
上一章        我在云南住凶宅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