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春半故人归:第三十三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 (3)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春半故人归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夏末初秋的阳光和煦落在她身上,整个人都晒得暖洋洋的,偶尔有树丛里的几片花瓣落下来,轻轻砸在她肩头发梢。

    萧明庭处理完事务风尘仆仆回来看她。他一进院门就看见阿续正歪着头叫绿萝帮她冲头发。清澈的水顺着乌黑的发流了下来,耳边几缕碎发湿答答的粘在鬓边,许是因为绿萝弄痒了她,阿续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这水有点凉的!阿续忍不住笑着要躲,水滴哗哗溅了她一身。绿萝毫不客气按着她笑斥道叫你嘴硬,自己受着吧!

    那一瞬间,似乎疆场上的千军万马、这世间的战火狼烟、这金陵的种种谋略、这人世间的万千痛苦都不复存在。有的只有这么一个干干净净坐在初秋的院子里洗头的女孩,也只有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她倾慕她的男子。

    世间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萧明庭心里一暖,数日奔波劳累一扫而光。他胸腔里突然蓬勃而出许多说不出口的爱意,这种感觉从心里一直蔓延到浑身上下。

    若说从前他对她是征服和怜惜,那么如今应该算是倾慕和迷恋了。

    萧明庭喉结轻微滚动,慢步走到她身边,伸手试了试水温,笑问要洗头怎么不多加些热水?嗯?

    ————————————

    高谦昀,表字襄霖。

    夏意正浓,天气愈发燥热起来。圣上要带着后宫妃嫔和几位皇子去上林别院避暑。萧明轲和萧明庭二人便奉命领着御林军随行护驾,负责此行诸位贵人的安全问题。

    萧明庭走后,阿续又病了。

    前几日她一直操心他身上的伤势,心里愧疚压抑,但仍然撑着一口气打足精神照料他。如今他公务在身,二人暂时分别,阿续的生活一下子失去了重心。这几日日子又过的悠闲,她心里紧绷的弦突然一松,便又病倒了。

    大夫人郭氏替她请了郎中。郎中诊脉说是她体弱多病,脾胃虚寒,月信失调。虽然没什么大毛病,但小毛病不少。要趁着年轻,好好调养一番,以后自然没有大碍。

    冯氏知道后,并未多言。只叹息一声,叮嘱秋雁白荷让她们二人好好服侍,又吩咐小厨房日后多炖一碗参汤给她送去。

    虽然这位倚翠园出来的头牌并没有和三爷过礼纳妾,名义上模糊暧昧着,长辈们也没多说一句他们二人的话。但冯氏此举,态度已经相当明显了。

    萧明庭的这个妾室,萧家是默认了。

    刚开始府上的许多丫鬟婆子还诧异,柳续这样的女人都能入了萧府,那岂不是人人都有可能飞上枝头做凤凰了?她们都伸长脖子静等着她不安分闹出什么动静来,然后被撵出去。

    可日子一日日过下去,这位倚翠园的女人一点动静也没闹出来过,安静的仿佛别人不提,就没有这个人一样。

    她就像是良家姑娘一样,温婉贤淑。一言不多发,一步不多走,一句是非不听,一个问题也不多问。平日里下人们叽叽喳喳的调笑和咒骂,她都充耳不闻。送月例送膳食偶尔出什么差错,她也不说一句。入府大半个月依旧没名没分,她也不哭不闹不争不抢。

    若非是谢家长辈因为萧明庭娶了倚翠园头牌为妾这事一定要退亲,冯氏都快忘了府上还有这么一个人。

    老太太摩挲着手里的拐杖,悠悠一叹哎,明庭的婚事,还真是曲折啊。

    冯氏颇为头疼谢家太太说了,她们家女儿从小娇养长大,断是受不了这种委屈的。坚决不肯和那种地方的人共侍一夫,要我们先打发了阿续,做了保证,再来谈婚事。

    虽说是抬头嫁女儿低头娶媳妇,可是这么做也太强人所难了。莫氏皱起眉头来我瞧他们那里是因为阿续不肯结亲,分明是另有打算。

    如今长赟长卿在朝堂上愈发艰难,圣上疑心越来越重。时常打压几个当年追随他的老臣,有前面黄旭华和聂瀚澜两个老臣做先例,萧家估摸着也很难明哲保身。老太太看的分明谢家,这是在观望事态呢。

    可是谢家是文臣里的清流世家,颇得圣上信赖。冯氏有些无奈道老爷想与他们结亲,也是为了明庭啊。

    那如何?老太太挑眉看她一眼,试探道莫非我们撵走阿续,去堵他们的嘴不成?

    媳妇不是这个意思。冯氏连忙解释道这种没有良心的事儿,咱不能做的。

    老太太回头盯着袅袅升起的熏香思索片刻才道阿续若是个刻薄钻营的人,哪怕是有一点半点不安分的地方。我都不会顾忌这浅薄的亲戚情分,把她直接送去乡下庄子里或者发配给小厮管家。

    她慢慢抬眼看着冯氏,停顿一下感慨道可是她偏不是啊!上次瞧着她,我便想着这世事无常,兴衰荣辱都是轮回的事。如今跪着家破人亡寄人篱下的是她,他日就有可能是我们。可换做是我们,又该如何自处?

    冯氏点点头,想到曾经自己和郑鹤峰那一段似有若无的姻缘,也觉得造化弄人,一时怅惘儿媳明白。

    她知道,明庭这孩子平日里瞧着沉默冷静,可若是认定了一件事,便不会轻易放弃。她要是送走阿续替他娶妻,不仅仅母子之间有了隔阂,就连他们夫妻二人之后的日子也不会顺意。

    阿续是个可怜人。莫氏轻声说道总会有两全的法子。不如就先拖一拖,咱们萧家也是好门楣,这么好的夫家,他们谢家不会真的舍得轻易放弃的。

    馨毓说的不错。老太太赞许的点点头,抬手拍了拍莫氏的手道谢家如今是既想吃肉又怕烫嘴,只拿着阿续作筏子吹吹风观望着呢。咱们不急,大不了再娶别家女儿便是,金陵贵族小姐难寻,小家碧玉遍地是。只要咱们没存心思靠着联姻巩固势力,明庭娶谁不都一样吗?

    母亲说的是。冯氏一笑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能松一口气了。

    《春半故人归》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5141.htm
上一章        春半故人归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