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偃师王:第二十三章 攻击中的剑道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偃师王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洛特笑道,先手跳起,他知道不能在让年的气势盖过自己,不然他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

    剑带着疾风般的速度冲向年,年依然是眼睛冰冷的看着他,虽然它是未成年的年,战力无法达到当年母亲那种顶峰时期,但是对付区区一个三流的剑士,呵呵,它抬起左爪朝着洛特拍去,眼神突然一颤,洛特的剑在空中既然是一条弧度的曲线运动,微妙的躲开了年的爪子,年微微的侧开身,脸上右侧的毛发被洛特的剑削下了一些,年人性化摸了摸右边的毛,呸了一声,切,低种人,尽耍些小聪明。

    洛特脚踏乳岩,停下来之后急速转身又朝着年刺去,年似乎学乖了,不在直直的爪过去,而是后退一步,用尾巴甩过去,这样就算洛特的剑往哪里变,它的尾巴都会及时的把他抽飞,但让人奇怪的是,洛特的这次回马剑并没有增加,而是很直接的横穿而过,再次在年的屁股上留下了一些印记,这就是他改良后的剑法,以攻击为主,躲闪为辅,让剑千变万化。

    年愤怒的叫了一声,似乎意识到自己体型太多的缘故,它还不能灵活掌控变大的身躯,怒叫一声,身体开始缩小,直到成一个狮子大小差不多才停了下来,如同捕抓猎物一般看着洛特,它要认真了。

    洛特也警惕起来了,变小的年不知道为何让他压力更大,但防守并不是他的剑道,深吸一口气,拔剑加速朝着年砍去。

    好快,这是洛特第一个反应,因为他还没冲过去,年已经先在他的背后留下了爪痕,依然警惕的看着周围,闭气凝神,这是现在最好的方法了。

    这次是两爪,留在了洛特左臂和右臂,年就如同融入了风中一样,看不见摸不着,洛特依然警惕的看着周围,呼地吐出一口气,朝着年停下来的地方冲去,他还是不能做到去防守找到破绽,那是别人的剑道,我的是攻击攻击在攻击。

    依然是狠狠的两爪,洛特扑通一声摔倒了下来,脸撞进了地下坚硬的石头,是的,年这才分别在他的左腿和右腿分别留下了印记,而且这次的攻击比前面两次要重的很。

    年没有立刻发动攻击,而是停在了刚开始出现的地方,它喜欢看到人的恐惧和害怕,还有那种虚伪的心,所以它并不着急发动攻击。

    洛特握住剑支撑着站了起来,脸上的额头在残留着血迹,想来是摔倒所致,他的眼神依然像刚才那么气势如虹的盯着年,慢慢确定自己可以站稳了,再次朝着年冲杀过去。

    切,年的脸上有些不爽,它不明白这个明明已经伤成这个样子了,还要强行硬撑着干什么,早点露出他那恶心的内心不就可以了,难道害怕和恐惧不是人类的常态吗?上次的那两个人也是,我到要看看你还能支持多久。

    嗖——嗖——嗖——

    年如同魅影一般出现在洛特的胸前,毫不留情的朝着洛特胸前连挥六爪,正要抽身离开,却发现洛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住了它的前蹄,不对,怎么可能,明明受了这么重的伤,而且他手中的剑呢?难道是?

    只见洛特的剑出现在上面尖尖的乳岩中间,上面的乳岩摇摇欲坠的要掉下来,原来他一次次的攻击都要攻击乳岩上的乳石,好让乳石掉下来,他不知道年什么时候回攻击自己,他也看不到年的身影,但他知道年一定会来攻击他,所以他只要在原地不停的攻击上面乳岩就可以了,到时候在年攻击的时候抓住它,洛特他不知道他能不能抓住年,但他能做到只有在攻击中寻找敌人的破绽。

    年一直都盯着洛特,并没有去关注他手中剑,上面的乳岩的乳石已经开始跟着剑掉落下来,年的脸上开始有些慌张起来,它第一次觉得眼前这个人就是一个疯子,完全不管后果甚至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年使劲的想抽出伸出去的左蹄,但左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插入了洛特的身子,血顺着它的左蹄流了下来,洛特抬起头淡淡道:我抓住你,看来运气有时候也在我这边呀!

    洞内一片明亮,不知道是由什么发光的,岩石上的乳岩参差不齐,但还是能辨清基本的路况,奇怪的是这里明显比外面炎热,洛特感觉自己的背已经湿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感觉一踏入这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直在盯着自己看,而周围岩壁又清楚可见,哎,可能是自己太紧张了产生的错觉吧。

    嗯?洛特低下头看着脚,他好像踢到什么东西,如同石头一般坚硬,这是?洛特拿起一块发着光的石头,扁扁的如同饼一样,上面的夜光清楚可见,如果漪甜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惊讶的叫出来,这可是夜光石,一块小小的夜光石就能点亮三十多平米的屋子,而洛特手中的这块族以把整个剑馆都照亮了,而且似乎并不指洛特手中的这一块,一眼看去,前面的围绕的圆形小溪似乎都是用这种夜光石来作为过道的,怪不得洛特在很远的洞口就能看到光亮,这些东西夜光是足以点亮一座城市了。

    洛特随手把手中的石头丢了,就好像就是一块拦着自己路的破石头而且,要是他知道那可是价值一百万美元的话,他可能会把自己刚才的那只手剁掉。

    这里的小溪很奇怪,不知道水源从哪里来,一直围绕着中间高高的岩石台,岩石台的石壁上正对着洞穴的入口,虽然有点远,但是洛特的眼睛可以说是五五开了,超级好的那种了,在这样的距离还是能勉强看清上面的字,石壁上面一行是紫眼红衣写的那封警告,而不同于外面的是下面的石壁上写着一个温馨提示:穿过小溪就说明你已经置生死于度外了,那样愿你能够美梦成真,不要相信你的眼睛看到的,但是一定要相信你自己。

    而洛特并没有理解那句话的意思,他理解的是,进来就准备战斗了,所以,他再次拿出长剑,喝了一口小溪的水,尽然有些甘甜,洛特感觉自己神清气爽起来,摇了摇头,穿过小溪,砸砸了舌头,洛特深吸一口气,吼叫道:喂,那个叫年的家伙,还是叫天命之子的,叫什么都好,你出来,我们一绝胜负,赢了我只要你的心头血,并且你答应我不出来作恶,就行啦。

    啦!啦!啦!声音回响在洞**,等到回声消失,周围还是静悄悄的,洛特不仅露出疑惑,难道是找错了,不对呀,看外面这阵势应该错不了呀!

    走进石碑才发现石碑上的字挺大的,两个字查不到可以抵得上洛特一个手掌了,抬头看着上面的石碑,突然发现在石壁头顶尽然立着一个比洛特最少大五倍的石像,栩栩如生,洛特眼神突然迷了起来,这个,这个,好像是外面墙壁上画的那只巨兽,不仅脱口而出道:狮头牛角,虎爪马身,没想到真人比墙壁上的要威武一些,不过,还是好丑呀!

    洛特叹了一口气,他不知道为什么有长的如此不伦不类的怪物?正要转身离开去旁边的乳岩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内心不仅有些失落,轻叹道:哎,看来今天要无功而返了。

    大胆低种人,竟敢藐视天运之子,你可要知道年可是神都要礼让三分的。声音有些奶声奶气。

    洛特不惊反喜,四处张望道:你是年吗?是吗?你在哪里?

    你不用管我在哪里,你得为你刚才既然侮辱我们年的长相而道歉。声音再次说道。

    可是,我是真的觉得丑呀!洛特下意识的说道。

    大胆,看来你今天是不想从这里活着出去了。

    嗯!也不全对,要是我赢了你,你能给我一点心头血吗?

    喂,你在哪里,还停得到吗?我是真心实意的想借你的心头血一用的。见声音不在说话,洛特有些焦急地道。

    你是在开玩笑嘛!!!心头血!!!难道你不知道那样会万劫不复,尝遍人世间所以的痛苦吗?声音愤怒道,但配合着它那奶声奶气的声音却听不出半点凶狠。

    嗯,我知道,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了。洛特认真的点了点头。

    是的,来的路上我一直在考虑就算真的赌上自己的性命也可以的吗,那个时候我犹豫了,但是现在我明白,要是现在我不这样做,我可能会活在每天生不如死的。洛特低语道。

    可笑,你只不过是说说而且吧,你们人类这种低种生物,表面一套,背面一套,谁也不知道你们说那个是真是假。声音更加的愤怒了。这次明显可以感觉到空气中不一样的气氛。

    突然,洛特转身看着石碑上屹立的栩栩如生的年,双手握着长剑,淡淡道:不要多说废话了,既然交流无用的话,那就像男人一样的来一决胜负吧!

    《偃师王》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83840.htm
上一章        偃师王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