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用户 ┊ 忘记密码?
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黄泉诡道:第二十六章:他是谁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黄泉诡道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走到堂屋门口,看向表哥消失的方向,突然感觉内心一阵失落,而此时虚空中挂着那一轮月亮依旧苍白无力,月光照在门上的八卦镜上,投射出一道浅浅的光辉印向正前方,我仿佛看到那边有一些影子在张牙舞爪的乱晃。

    我急忙退到屋里关上了门,然后便径直走向表哥之前睡的那一间卧室躺下,我看了一下时间,此时已将近午夜,我闭上眼睛,尽量让自己快点睡着,只要天亮了,我便不会那么的害怕了。

    这时间还没过多久,差不多也就表哥走后一个时不到,外面的大门,再次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与此同时,罗哑巴咿咿呀呀的声音也在门外响起。

    又是这个老屁眼。

    我一下子就炸了,起床便冲向厨房,然后就在厨房找了一把菜刀握在手中。

    这罗哑巴三番五次来挑衅我,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再加上今天是因为他我和丁六九才会进山,导致丁六九惨遭毒手,我终究还是爆发了。

    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老子是泥捏的了?

    我提着菜刀便走到了堂屋,听着门外那剧烈的捶打声以及罗哑巴那吱吱呀呀的喊叫声,我怒不可揭,今晚老子要不把这老东西砍成残废,我就不姓叶。

    不过就在我走到八仙桌位置的时候,这四周的窗户突然响起一阵铜钱晃动的丁铃声,这个声音响起的瞬间,我原本激动异常的情绪瞬间冷静下来。

    我在干什么?

    我看着手中这一把锋利的菜刀,又想起刚才表哥走的时候对我所说的那一番话,我手下意识的一抖,那一把菜刀直接落在了地上。

    刚才的我,就好像心底的那一种恶念被啥东西无限放大一般,如若不是那一阵铜钱摇晃的声音,此时我甚至已经用刀将门外的罗哑巴给砍死了。

    罗哑巴依旧在我门外敲打,但是我的心中在此时却不再有丝毫起伏的涟漪。

    我将地上的菜刀捡了起来,缓缓的转身走进了卧室,然后躺到了床上。

    我也不知道罗哑巴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出奇的,在我回来之后,这一觉我睡得非常的香甜,也没有做噩梦,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

    我伸了一个懒腰,感觉在睡了一觉之后精神好多了,起床之后,我先是洗了一个澡,然后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最后又将家里准备用来过年的肉拿了出来。

    从十一点一直到下午一点,我一直都在厨房里面忙活,最后,我一个人蒸了一锅饭,又准备了三荤两素一汤,全都是我和我爸喜欢吃的菜。

    犹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我爸也是替我准备了这样一桌子菜,一个红烧肉,一盆水煮鱼、一盘鱼香肉丝,还有两道素菜以及一个碗芙蓉蛋。

    每年我过生日,我爸都会做这些菜给我吃,因为他知道我就喜欢这几个菜,特别是芙蓉蛋,我爸蒸出来的芙蓉蛋算是一绝,鲜嫩无比。

    而今年,桌上依旧是摆着这几道菜,但是做菜的人,早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人,而吃菜之人的心情,也没有了之前那样的愉快,有的,只是无比的沉重与悲伤。

    我原本还是想等表哥回来和我一起吃的,但是一直到下午两点多钟,我却依旧没见我表哥回来。

    最终,我自己盛了一碗饭放在了桌上,不过在我拿起筷子夹起菜的时候,我却发现,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将菜送入自己的口中。

    我没有胃口,就这样茫然的看着我的对面,我回忆着曾经每一次过生日,我爸还会坐在那里,不断地朝着我碗里夹菜,他虽然不善言辞,但是我却能够通过他的那种举动感受到他对我浓烈的父爱。

    但是,现在对面却是空荡荡的,我的脑海里面,又一次回荡起昨晚那鬼面人提着银枪要杀我的画面,潜移默化之中,我始终无法抹去那鬼面人就是我爸的那种推测。

    我的心里一阵莫名的刺痛,手中的筷子被我猛地拍在了桌上,我用手不断的抓扯着自己的头发,自言自语:不,他绝对不可能是我爸,我爸是爱我的,他不可能杀我!

    这不可能。

    我的情绪顿时变得格外的激动,几乎是对着表哥咆哮起来:他不可能是我爸。

    面对我这异常激动的情绪,表哥停止了那手指在桌面上的敲击,他的嘴角,则是很少有的勾勒起了一丝戏谑的弧度:叶南,你吼也没用,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自己最为清楚。

    我一下子就沉默下来,的确,我还是啥事情都瞒不过我表哥,尽管我一直在极力的伪装,但表哥还是一眼便看穿了我的内心。

    那突兀出现的鬼面人,其实他在最开始出现的时候,我就有过和表哥一样的推测。

    毕竟,我爸提着进山的那一口白箱子,出现在了很有可能是当年埋着付琴尸体的那一口红棺材里,而且,从之前种种迹象表明,我爸、张媒婆、罗哑巴以及孩童付琴,他们很有可能是一伙的。

    因此,在孩童付琴陷入危难之际,我爸出现救她,这一切也都合情合理,因此,罗哑巴也很有可能没忽悠我,他指引我们去的最终目的地,就是我爸所在的那个地方。

    但是,这一切只是表面推测罢了,看似合情合理,事实上却是漏洞百出。

    而这其中最大的漏洞,便是两个字父子。

    如果那鬼面人真是我爸,那刚才在那槐树林中,他绝对不可能向我出手。

    《黄泉诡道》重生到刚洞房的军婚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ramwebs.com/htmls/410026.htm
上一章        黄泉诡道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